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双性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abo

不要说话+番外 作者:宿青山

字体:[ ]

 
《不要说话》作者:宿青山
文案:
繁华背后是什么?
是寂静。
……
如果你看到了什么不合理的存在,那么请你闭嘴。
……
刑警队接到一起凶杀案,没想到牵扯出背后盘根错节的各种势力……那些繁华背后的灰色地带,到底藏了多少不为人知的秘密?捕蝉的黄雀真正的目的又是什么?一系列匪夷所思的案子究竟指向何处?
……
嘘,不要说话。
……
“这是一份少数派报告,我希望你们永远没有共鸣。但如果你们在书里找到了自己的影子,那请你相信,不论你经历过什么,一定可以找到独属于自己的那份光芒。你值得一切美好。”
表面纯良内心腹黑心理学家攻X爱说骚话老处男刑警受
一段从泥潭里爬出来只为更加靠近你的感情。
……
我生于黑暗,与恶魔相伴,可自从遇见你,我开始相信这世上有神祗存在。
你的正义是惩恶扬善,我的正义是要你平安。
年下!强强!1V1!双处!不好看你锤我!救救孩子吧!
内容标签:强强 年下 情有独钟 悬疑推理
搜索关键字:主角:秦砚 魏淮铭 
 
 
 
 
第1章 夜莺(1)
  古波斯传说,世界本来只有白玫瑰,但有天夜莺爱上了其中的一朵,在爱的激励下开始歌唱并紧紧拥抱其尖刺直至死亡,用鲜血染出了天下第一朵红色的玫瑰。
  冬天的夜晚总是来得很快,六点钟左右时夜幕才刚拉开个边,不到半小时就伸手不见五指了。
  女人六点半就下班了。往常这个时候她都会被老板拉去加班,今天难得放了个假,她看了看表,时间还早,于是决定先买点东西再回家。
  她身材很好,制服把她的曲线完美地勾勒出来,下身穿着包臀裙和黑色丝袜,路边蹲着的小混混对着她打口哨,她脚步匆匆地走过去,不敢回头看。
  九点钟左右,她像往常一样踏进那条回家必经的巷子里,小巷又长又黑,高跟鞋踏在地板上的声音撞到墙上又反弹回耳朵里,平添了几分诡异气氛,而女人在这回声里却捕捉到了身后一个不属于她的脚步声。她屏住呼吸,脚步越来越快,身后的脚步声也越来越急。女人被一股蛮力往后一拉,身上传来一阵剧痛,昏死过去。
  “今天早上发现的,死了好几天了。”魏淮铭嘴里叼着刚买的包子听着赵政汇报,手上忙着收拾自己的桌子。在这提一下,魏淮铭,人帅腿长富二代,从上警校开始包揽各种奖项,上得厅堂下得厨房,杰克苏男主标配,一周前刚被调到市局任刑侦队队长,因第一天上任就骂哭小姑娘一战成名,十米之内再无异- xing -近身。
  赵政是小他两级的学弟,毕业以后一直跟着魏淮铭。他爸妈给他起了个秦始皇的名字,却没能继承秦始皇的- xing -子,倒是个大嘴巴,专往有八卦的地方跑,一个文员一大早来抢外勤的活,手上没档案也没证人,就在这噼里啪啦一顿说。魏淮铭懒得细听,从自己乱七八糟的抽屉里翻出来一瓶水,拿出来闻了闻,扔给了赵政。
  “你再往老子保温杯里泡枸杞就杀了你。”赵政接了保温杯,嬉皮笑脸地凑过去:“这不是养生嘛,老大你这几天天天熬夜,小弟给你补补肾。”
  “少贫,你老大人送外号一夜七次郎,用过的都说好。”
  赵政嘟囔了一句“那也得有人用过啊”,直接被魏淮铭踹了出去。
  “小兔崽子。”
  “老处男。”
  “尸体是今天早上在郊区发现的,位置很偏,周边只有一栋老旧的家属楼,没有监控。环卫工人每周一去收垃圾,发现了这包东西。”投影上出现两张图,一张是一个黑色塑料袋,另一张是里面血肉模糊的尸块。
  “有人报失踪吗?尸检结果呢?”
  “暂时没人报失踪,尸检还需要一段时间,不过从尸块数量来看,尸体并不完整,但分尸没有章法,切口有多处刀伤,凶手作案时应该很匆忙。尸体其他部分还没有找到,只能确定这一袋里的是来自同一个人。”旁边的女刑警说完顿了一下,“初步判定为女- xing -。”
  魏淮铭点了点头,开始分配任务:“冯渚先带人去排查一下附近住户。不过估计没有什么线索,凶手不太可能是这个小区的住户,重点找一下目击者。”魏淮铭敲了一下刚才说话的女刑警的桌子,“周末,我先收拾一下东西,一会儿你跟我去现场走一趟。”
  “人家叫周沐。”赵政幽幽地叹了口气,“都说咱魏队记- xing -好,这刚调过来没几天,你就记住了所有大老爷们儿的名字,但是一个小姑娘的都没记住,合着您这脑子还搞- xing -别歧视啊。”
  魏淮铭在门口给他比了个中指,把门砸上了。
  “魏队,等等等等。”魏淮铭一条腿已经跨上了车,干脆坐进车里,探出头来问啥事。过来的小警员是个新人,紧张得结结巴巴,一句话说了快十分钟,总结起来就是上头调了个人过来,说是协助破案的心理学专家。他向来不喜欢心理专家,老觉得都是神神叨叨不说正事的老头子,但是上面直接调过来的还是要给足了面子,直接喊人上车。
  旁边的车门打开,他转头看了一眼向他伸出手来的人,愣了一下。
  “魏队好,我是秦砚。”柔软的头发,弯弯的眼睛,细长的手指——干净得像个中学生。他的手迎上去轻轻触了一下,和想象中一样柔软。
  “成年了吗?”对方的手静止在刚才的动作,看起来有点滑稽。反应过来后抬起手抓了抓头发:“都二十二了。”
  “你能看出来我现在在想什么吗?”三十岁的魏淮铭沧桑叹气。
  秦砚摇头。
  魏淮铭对心理学家还是没什么好感,这个新来的看起来也是个闷葫芦,他心里装着案子,直接往后一靠闭目养神。倒是周沐很喜欢他,转过头来和他聊天。
  魏淮铭没有看到的是,这个小关系户搓了搓刚才和他接触过的指尖,眼里晦暗不清。
  车向着郊区驶去,路上的景色也从高楼大厦变成了坑坑洼洼的泥土地,鼻子里充斥着塑胶与垃圾的味道,到处都是将拆未拆的破房子。
  魏淮铭被颠醒,眯着眼睛看窗外:“这边是拆迁吗?”
  副驾驶的周沐转过头来看他:“是,这边都是好多年前的旧楼,都快成危房了。开发商想把这里改成度假村,但是有个小区的住户不愿意搬,协调了好多次也谈不拢,就搁置了。”周沐叹了口气,“开发商全是黑心的。以前我家拆迁的时候一年就给八千块钱租房费,说是一平换一平,量尺寸的时候全缩着水,小区盖了三年,地段还偏,亏死。”
  “哟,咱小警花还有房有车呢。有男朋友吗?”魏淮铭没个正行,凑上前去,“你看我行不?”
  周沐白他一眼:“等你直回来了再说吧老大。”
  秦砚正在喝水,听见这话呛了一下,魏淮铭伸手给他拍了拍背:“别怕,虽然你老大是弯的,但你不是我喜欢的款。”
  急促的刹车声淹没了秦砚那句“那你喜欢什么款的?”,魏淮铭掏了掏耳朵问他刚才说了什么,后者摇头笑笑,嘴角荡出两个梨涡。
  说是小区,其实只有两栋楼,连个看门大爷都没有。
  几人到达的时候正好碰上外勤组下楼,说是每家都问过了,没人看见过什么可疑的人,也不知道尸体的事。小区确实没有监控,昨天晚上还下了一场大雨,这边都是泥土路,脚印、车印都被冲得干干净净。
  天时地利,这很麻烦。
  魏淮铭敲着垃圾桶的边缘,今天早上刚收过垃圾,里面还很干净。他问:“这个小区住满了吗?”
  “有很多空房间。”冯渚接话,“刚准备去物业要钥匙,你们就来了。”
  “不用找。”一直站在旁边当背景的秦砚突然开口,“凶手不可能在这里作案。”
  冯渚不解地看了魏淮铭一眼,后者给了他个“一会儿再给你介绍”的眼神,示意秦砚接着说下去。
  “来魏队这报到之前我去看了尸块。尸块大小不一而且切口粗糙,但是身体部分有很明显的鞭痕和掐咬痕迹,所以死者生前一定是受到了虐待并且有过激烈反抗。从伤痕可以看出凶手是个惯于虐待女- xing -的人,至于每次虐待的是不是同一个人还不得而知。但这次一不小心弄死了这个女人,又没有地方可以藏尸,情急之下杀人分尸。”秦砚敲了敲小区的墙,“这个小区住户几乎没有年轻女- xing -,而且过于偏僻,回家必须借助交通工具,并不好下手。还有,这两栋建筑隔音质量很差,就算凶手堵住了被害人的嘴,就尸体的刀口来看,切的时候一定会有较大的声响……”
  “可是深夜很有可能没有人听到。”魏淮铭抬头看着楼顶,眼睛没有焦点,“如果是在凶手的车里作案的呢?”
  “凶手要享受- xing -虐的快感,不可能选在车里。他要完全地让这个女人臣服于他,任他玩弄。这个男人有很强的自尊心和征服欲,他不会找惟命是从的小姐,他只是享受施暴过程。”秦砚摊了摊手,“但是这次玩脱了——这其实是一场很不成熟的犯罪,魏队,与其在这浪费时间,不如去查查居住地比较偏的外来独居女- xing -失踪情况。”
  • 本站所有作品均系网络转载,仅供书友免费预览!版权人如果认为本站转载传播会侵犯您的权益,敬请来信告知,我们将立即删除!我们的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