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双性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abo

我的玄学风靡全世界+番外 作者:匪梦

字体:[ ]

  《我的玄学风靡全世界》作者:匪梦
  文案:
  一觉醒来,程杭穿进了一本苏爽娱乐圈文里,成了个空有美貌、毫无演技的花瓶炮灰。
  出场太帅被女主夸了一句,然后就被男主天凉王破了。
  重点是,现在花瓶炮灰的寿命已尽,他急需给自己附身的尸体保鲜。
  失踪数月后,花瓶程杭居然发了微博
  程杭:捉鬼,算命,看风水,统统八折,先到先得。
  黑粉:封建迷信举报了!
  ……
  一个月后
  荣获影帝的末路男演员:我能得奖,全感谢程老师。
  卡斯奥最佳影片的导演:没有程大师坐镇,这电影永远拍不出来!
  赚得钵满盆满的投资商:多亏大师帮我看地!
  黑粉:爸爸!不打折也行,求算命!
  --
  程杭无证抓鬼、算命、看风水,小日子过得风生水起。
  谁知道那个莫名其妙失踪的前男友也穿来了。
  景珏:谁同意跟你分手了?
  程杭冷笑:算命?熟人八折,出去排队。
  --
  ①1v1,he,主受,追妻火葬场,全程真香霸总攻×科学保鲜算命受
  ②逻辑死沙雕甜爽文,主角智商随作者,不要太当真
  内容标签: 甜文 穿书 爽文 玄学
  搜索关键字:主角:程杭、景珏 ┃ 配角:专栏《我在地球做师祖》求预收 ┃ 其它:
 
 
第1章 穿书
  “咚咚咚!”
  “程杭!你他.妈死里头了?快开门!”
  “下午就是最后一场彩排,你自己窝囊就算了,还想毁掉我们所有人的谢幕演出?”
  踹门声已经响了很久,而且催命似的越来越大声,还伴随着男人的怒骂,和旁边人的劝阻,程杭却呆坐在床上,看着自己的白皙到毫无血色的双手,仿佛根本没有听见。
  外头那人大概是踹累了,吵嚷声渐渐远离,等到周围完全安静下来,已经是十分钟之后。
  程杭的眼睛忽然动了动,视线从自己惨白的皮肤上挪开,环视自己身处的这个陌生房间。
  不到十平米的房间,装潢简陋到极点,窗户只有南边特别小的一扇,还无法完全打开,底下胡乱堆着衣服,摆设几乎没有,仅有的两盆植物还是尖叶下垂的假花。
  一看就是不懂风水的人住的房间。
  就在他打量房间的同时,一段陌生的记忆涌入脑海,程杭闭了闭眼,深吸口气,终于能够确定,自己遇到了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他竟然穿书了。
  穿的是一本套路的苏爽娱乐圈文,套路到程杭都没记住书名,只记得里头有个配角,跟他无故失联的前男友名字相同,所以他才看了下来。
  至于他自己附身的这个人,连名字都没有提到,只因为在女主当嘉宾的节目出道,被女主商业夸了一波,就被男主盯上了。
  自那期节目之后,网上突然开始铺天盖地的出现他的黑帖,什么徒有其表,胸无点墨,假唱、不配合训练、目中无人、整容……真的假的一股脑发上去,连原主自己看着都觉得这人无可救药。
  大量的粉丝脱粉回踩,作为原主的经纪公司,云兴集团却没有半点动作,节目组也没有为他挽回声誉的意思。眼下选秀出道的团队合约即将到期,他们只想榨干原主的最后一点利用价值。
  程杭慢慢转头,床侧的墙上贴着一张海报,上面的年轻人容貌艳丽,明明是个男生,长相却堪称漂亮。
  原主的脸跟程杭有八分相似,但就是剩下的那两分不同,让两个人的气质千差万别。
  先是原主眼神涣散、缺乏神光,一看就是没有主见的人,容易被外界的评论影响内心。二则他眉心有印,代表这人喜欢皱眉头,心理敏.感脆弱,容易多想。而额头有恶纹,也代表此人愚钝,容易遭到他人的戏弄。
  但同时,原主的眉毛浓长,也代表他是个重情重义的人。
  一切的无妄之灾,公司和节目组的袖手旁观,都不是最让原主崩溃的,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是他的粉丝们。
  粉丝们之前有多喜欢他的脸,现在就有多恶心他。
  原主甚至还收到一个粉丝寄来的刀片,让他“赶紧自杀吧!看见你就恶心”!
  而在此之前,这个粉丝还为他在网上撕过黑粉,私下也曾亲手织围巾送给他,说他是自己“人生中最闪亮的一颗星星”。
  原主绝望无比,又看到粉丝寄来的刀片和血书,当即起了轻生的念头。
  然后就是现在了。
  原主什么都没做,正要出头的时候,因为女主的一句话就被葬送了一生,评论区却是一水的羡慕和夸赞,那些真爱至上的言论让人犯恶心,因此程杭看到男主吃醋,安排人去黑原主的时候,就没有继续往下看了。
  也就是说,他根本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不过这都不重要,眼下最关键的,是原主现在已经死透了。他与其说穿越,不如说只是附身在了原主的尸体上,而且这具身体已经开始僵硬,再过8小时就会开始腐烂。
  他有一种预感,如果任由这具身体腐烂下去,他也会消失。
  到时候就是真正的死亡了。
  程杭倒是知道几个尸体保鲜的法子,但是每一种材料都很珍贵,而原主的账户里……
  瞧着花呗里可怜的2块钱剩余额度,程杭深吸口气。
  看来只能自己想办法了。
  --
  程杭打起精神,有些僵硬地起身去洗漱。
  这个房间虽然小,倒是有一个两平米大的厕所,只是门正对着床头。
  从风水的角度来说,卫生间五行属水,- shi -气重,又藏污纳垢,这房间本来就小得憋闷,再受到这些影响,容易使人精神恍惚。
  原主- xing -格本就懦弱没主见,遇到那样的事情,又住在这种风水的房间,也难怪会自寻短见。
  程杭洗漱完出来,把可有可无的窗帘扯下来,遮住厕所的门,然后翻出两件衣服套上,就准备出门。
  时间紧迫,他现在没时间去一一改这个房间的风水。
  记得原主还是个人气挺高的小爱豆,程杭翻出手机点开微博,一边打字一边往外走,结果刚走出大门,就听见一声怒骂:“- cao -!程杭!你他.妈终于敢出来了!”
  是之前那个踹门的家伙。
  这人气势汹汹地冲上来,一把抓住程杭的衣领就要接着骂,但甫一接触到对方的皮肤,微凉的触感就让他愣了下,再看到对方毫无波澜的眼睛,心里一个激灵,一肚子火突然就发不出去了。
  程杭接收了原主的记忆,自然认得眼前这个人。
  原主参加的选秀节目,一共选出了八名新人,组成临时团体出道,共同活动的期限为一年。
  眼前这个年轻人就是团体的成员之一,名叫冉灼。
  原主跟小说里写的一样,空有一张好脸,演技、唱功都不忍直视,完全就是靠着广大颜粉出道,团队里其他人都不太待见他,尤其是冉灼,原本脾气就不好,对上原主就跟个炮仗似的,不点也炸。
  冉灼这次来找他,估计是为了今天晚上的谢幕演出。
  ——节目合约期满,这个团队是时候解散,各自发展了。
  原主因为近期的遭遇和粉丝的黑化,已经很多天都没有出过房门。团队里的其他人都在为了完美的谢幕而努力训练,赶通告赶得睡不上觉,只有他一直不露面,团队舞蹈的走位也不练,连彩排都不去,这才彻底惹恼了冉灼。
  看冉灼抓着自己的衣领发愣,程杭把他的手掰开,不耐烦地皱起眉头,“有事?”
  听到他的声音,冉灼突然惊醒过来,觉得他的态度好像跟平时不太一样,但也没有放在心上。
  他很快想起自己愤怒的原因,然而对着这张惨白的脸,却怎么都打不下去,于是恨恨地瞪了程杭一眼,“有事?今天晚上就是谢幕演出!可是从上个星期到现在,你一次训练都没参加过,早上的第一次不带妆彩排也不来!你还问我什么事?”
  冉灼说得生气,程杭却一点表情都没有,听完他的话,只是点了下头,“我知道。我现在有点事情要出去,麻烦让一下。”
  “还出去?!”冉灼简直要气死了,“晚上就是正式演出!下午最后一次彩排你知不知道!他.妈的全队就为了你一个人,每个舞蹈都练了两个走位!你要是不想参加,他.妈的直接说不行?”
  程杭编辑完微博发出去,把手机收回口袋,仿佛没听见似的,直接越过了冉灼,按下电梯键。
  冉灼气极,一拳砸在他面前的墙壁上,“程杭!我他.妈跟你说话呢!”
  如果是平时,程杭肯定已经被他吓住,站在原地鹌鹑似的不敢动弹,怯生生地看着他,露出那种又娘,又让人烦躁的表情。
  但是今天的程杭却格外不一样。
  如冉灼所愿,程杭抬起头看了他一眼,但那眼神跟害怕和怯懦没有半点儿关系。
  不得不承认,程杭的外形是他们这些人里最出众的一个。
  高挑纤长的身材、白皙的皮肤、精巧的五官,尤其是那双如墨深邃,却清澈单纯的眼睛,简直就像是误入人间的精灵。
  因此在那些黑料爆出去之前,他的粉丝是最多的,就算是其他成员的粉丝,也会顺带夸一夸他,根本不忍心说一句重话。
  今天的程杭像是生病了,没有血色的苍白皮肤让他看起来有种柔弱的美感,但那锋利的眼神扫过来,却能瞬间冲走这种印象。
  • 本站所有作品均系网络转载,仅供书友免费预览!版权人如果认为本站转载传播会侵犯您的权益,敬请来信告知,我们将立即删除!我们的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