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双性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abo

都市田园人家 作者:萝卜精(上)(6)

字体:[ ]

    打开窗帘,原本幽黑的房间立刻涌进来满室的阳光,打开窗子,小风吹过,有些凉意,看来是要多出去走走了。
    不知是不是这红色烫金的请柬给她带来了好运气,刚收了没一会儿,手机里就叮咚的想起了一个提示音,打开一看,是银行卡进账稿费的消息。
    小刘笑了,这个世界就是这样,不会让人一直开心,却也不至于让人陷入绝望。
    翻来覆去的看着请柬,心中涌起一丝期待。冲散了她心中淡淡的哀伤,打开衣柜找可以搭配的衣服和饰品,细心的挑选搭配。明明就是去参加一个宴会,可是她却像是参加老朋友的聚餐似得。
    A市的招商引资酒会上,一个男人静静的坐在角落里,手中拿着一个杯子,晃动里面琥珀色的酒,闻着淡淡的酒香。百无聊赖的坐着。
    身边围绕了许多人,一脸讨好或谄媚的笑。
    “莫少,刚才那个白如意可是我们A城有名的冰山大小姐,刚刚看过来好几眼,还是莫少魅力大!”
    “就是……”
    这个被称为莫少的男人,已经几年不管家中的事物了,这些人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可是他当年雷厉风行在商场上掀起血雨腥风的事件,现在想起来还觉得惊心动魄呢。
    这个男人也成了强大的代名词。
    有能力,有家世,有相貌更重点的还是单身,别说A城的一个白如意,就是那电视里耳熟能详的明星大腕,都上赶着往他身上贴。
    这个男人不简单啊!
    如今他三十出头,带着让人捉摸不透的气质,随便往哪个不起眼的角落一坐,这个角落瞬间就变成了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来往之人络绎不绝,哪怕他不说话,众人也不觉得尴尬,莫少是什么身份的人。能跟他们坐在一起,就已经是好些人可吹嘘的资本。
    莫唯深忽然看见其中一人兜口旁露出红色的一角。
    “那是什么?”
    那人顿时惊讶的说不出话来,一整晚这个黄金单身汉说出的第一句话竟然是跟他!天呐,这实在太不可思议那人从兜里套出来,有些尴尬,是一个邀请函,给他爸的,这老头就好偷嘴吃,可是外面的餐馆大多不干净,哪能随随便便叫他老爷子去吃,平常这老爷子就好各家小胡同走东串西的去找东西吃。送上门的更是来者不拒,这哪儿行!
    打开快递看见是这东西顺手就给塞兜里打算一会而遇见垃圾桶丢在里面。结果时间来不及,也就匆匆去了,甚至忘了这一茬。
    “拿来给我看看!”莫唯深道了一句。
    “莫少,这就是个小广告!没什么好看的!”话是这么说,但莫少跟他搭上话这也是他的造化,只有偷着乐的份儿,没有拒绝的理由。双手恭恭敬敬的递过去。
    莫唯深接过这个邀请函,看见上面的字体,嘴角轻轻一笑:“有趣!倒也是别出心裁,这个你还要么?”
    “那就送给莫少吧!”他喜不自胜的说着。
    “谢谢!”
    “莫少客气了!”
    在场的众人面面相觑,这老王走的什么狗屎运,就一张广告卡还让这位财大气粗的金主动了心思。
    别人不知道他们可清清楚楚,这莫少眼光之高,非五星级宾馆不住,非顶级餐厅不吃,这苏家食馆什么来头?
    在场之人自是能力不凡。不管是不是这位爷的心血来潮。哪怕为了跟他走的更近些,也得去给这个不知名的小馆子捧捧场。心里打定主意,立刻偷偷借着去洗手间的机会,给自己那些门路打电话:“这苏家食馆去查查位置,再给我去弄几个邀请函!”
    挂了电话,十几分钟后,来了消息,邀请函没有。到宴会那天只认邀请函不认人。
    “诶呦!”打电话这人气乐了:“哪家店脾气还不小!”他好歹也算是A城里叫得出名字的人,别家店哭着求他给各种打折卡会员卡他都不要,头一次张口要个小小的邀请函都被拒。
    可却不敢发火,这可是莫少要去的店。他去搅局不合适,这样的大人物讨好还来不及呢:“那……给我弄几张!最少两张……实没有的话一张也行!”
    他刚回来,就听到隔壁厕所传来邀请函之类的话,看来跟他一个心思的人不在少数。
    忙又给心腹打个电话:“务必弄来,不然的话我就要重新评估你的工作能力了!”
    莫唯深一个随口的举动,却牵动了A城上流社会敏感的神经。
    一张小小的邀请卡,反倒成了限量版的抢手货。
    一个上午,张老的电话和他儿子的电话都快被打爆了。打电话这人一个比一个来头大,说要什么邀请卡!
    第一,第二个没当回事儿,可是接了十几个电话早就察觉出不对了。
    “哎呀,让我们家那个小保姆没当好东西给扔了!别呀,我上哪儿找去!那垃圾早给送垃圾场去了,我也不知道您要啊,不然肯定妥善保管好,您看着事儿弄的!行了,哥……下次小弟给你赔罪,让我家老爷子亲自做饭给您吃!”张老的儿子挂了电话,长吁了一口气。
    就是再轴也明白过来那邀请函是个好东西,就刚刚给他电话那些人,报上名头来,他都不敢继续在沙发上坐着,平常牵线搭关系都弄不上,竟不知什么渠道知道他们这有!主动打来电话,多好的机会,没想到居然让他扔了。
    更哀叹着倒霉那呢。
    张老从外面怒气冲冲的回来,刚回来就冲自己这儿子怒喊:“小王八羔子,别人给我的邀请函你丢什么丢!”
    张老接了不少老友的电话,支支吾吾要什么邀请函,最初还不知道呢?接了几个电话察觉出不是味了。打电话给保姆,小保姆说让他儿子当垃圾广告给扔了,这下可气坏他了。在电台录完影,打车回来骂儿子了。
    “给我找回来!”张老倔脾气上来了。
    张老的儿子苦着一张脸:“我错了行不?这邀请函是找不回来了!唉,我哪知道这么多人要啊!”
    “今晚别吃饭了!”张老气呼呼的说着。
    “诶呦,爸,我可是您的亲儿子!”
    “滚犊子!!!”
    
    第6章 震惊
    
    苏家食馆这个平平无奇的饭馆,莫名其妙的在上面那几个人心里挂了名字,原来打招呼都是:“你吃了吗?”
    现在打招呼都是:“你有苏家食馆的邀请函么?诶对!就是那个写字很漂亮的!”
    “什么,你家老爷子有!能给我嘛?”
    “啥,被人换走了,收藏!”
    “卧槽!”
    徐老爷子在A城很有名望,现在大家都知道他赋闲在家,不理会外面风风雨雨了,这些晚辈们也不敢打扰,可知道他有一张苏家食馆的邀请函的时候大伙儿就坐不住了。
    不敢主动打扰他,但是他的那些子女都没放过,各种旁敲侧击的。
    徐老道:“给人了!”大手一挥拒绝回答。自己捧着一杯虎骨酒一口一口抿的舒坦。
    一共才八十张邀请函,外面都开始炒到了两千一张。就苏家食馆那样的苍蝇馆子那水平,一天的营业额加起来毛利都没有两千。
    可是这个始作俑者似乎根本不知道外面这些纷扰。
    明儿就是关门宴了。今儿必须把所有的食材都准备好。肉类该腌制的腌制。蔬菜该保鲜的保鲜。
    自己忙活了小半天。累的气喘吁吁的。
    身体素质不好是一方面,更重要这堂堂苏家食馆竟连个学徒都没有,明儿要是完全指望他,怕还真拿不下来这么多工序。
    只好在服务员里挑两个干活细致的来帮忙。小姚跟小玉一个活泼一个稳重。干活却很麻利,有她们俩在处理食材的速度明显变得快了点。
    苏长歌揪了一片青蒜的叶子放在嘴里嚼了嚼。不知上了多少农药和化肥都已经洗过好几次了,可是还是能迟到一股苦涩的味道。像极了中药,微微皱起了眉头。
    这些菜看上去新鲜是新鲜,红的红绿的绿,一个个长得样品似得,可是吃到嘴里的味道实在是不敢让人恭维。
    硬的可以砸人的西红柿。打在碗里像塑料一样的鸡蛋。看起来精致但切开里面都烂了半截的西葫芦。
    真想要骂娘发火。
    这哪儿是蔬菜啊?
    想要用点灵泉,可是却发现自从上次用灵泉泡过翡翠之后不知道是不是翡翠吸收的狠了,竟一点也弄不出来了。
    苏长歌这会儿也有些头疼。
    原来的菜谱显然已经不合适,短时间内还要重新制定新的才行。
    苏家,苏爸捧着这个红色的请柬,像怎么看都看不够似得。
    他的手一直在颤抖,今年才六十,可生活压弯了他的脊梁。想要点根烟,可是手抖得连打火机都握不住。
    这是上次脑溢血的后遗症。
    他这一辈子苦啊!苏家菜却在他的手里毁了。大儿子五岁的时候被拐了!小儿子却喜欢男人。他也病了,老婆身体也不好……浑浑噩噩过了许多年。土埋半截的人了,怕将来到了地下没脸见父亲。
    生活早就没有了希望,若能无病无灾的蹬腿。也算是享福了。
    这会儿收到请柬,苏家食馆关门谢客宴。老刘送来的时候说,长歌亲自下厨。
    嘿!这孩子从小就重感情,像我!
    “老苏,你怎么了?”苏妈看着他的手一直抖就害怕。大夫说了,他这个病是治不好的。不能生气也不能激动。他这么大的岁数了,要是再复发的话,不知道还能不能挺到过年。
    苏正清把邀请函给了他,一侧的嘴都动不了:“咱家长歌……”
    苏妈一听是小儿子的事儿,忙把请柬拿过来一看,又是高兴又是欣慰:“长歌这孩子长大了!既然邀请咱们,咱们就去呗!”这些年没少埋怨苏爸,长歌那孩子从小胆子就小,不知是不是因为早产的缘故。从小就特别安静,没有半分安全感。出柜应该是他这辈子做过最有勇气的事儿。
    当时她也接受不了。
    好好的儿子喜欢男人。这不是变态是啥!
    但是后来她也心疼了。
    儿子无论过年过节都不敢回来。不知道他吃不吃的饱,穿不穿的暖。儿子不就是喜欢男人吗?又没骗人没犯法的,干嘛把他弄的有家不能回。连自家父母都无法接受,那在外面得受多大委屈。
    他从小就懂事,当年强硬的把他生下来,就像小猫那么大。外面就是计生委的。要抱他出去进保温箱。不知道他是不是感受到了父母的紧张和一片慈心小小的却一声没哭。小脸憋的紫青。想到这,苏妈的脸上又是欣慰又是心疼。可是看到自家男人这副样子又没处说去。
    “老苏,咱们去吧!”
    苏爸又想去,又怕丢人现眼,当年的事儿闹的太大,儿子喜欢男人的那副德行已是众人皆知。
  • 本站所有作品均系网络转载,仅供书友免费预览!版权人如果认为本站转载传播会侵犯您的权益,敬请来信告知,我们将立即删除!我们的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