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双性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abo

都市田园人家 作者:萝卜精(上)(5)

字体:[ ]

    白老瞥了他一眼,又把注意力放到邀请函上。这一看不要紧,眼睛顿时瞪圆:“行家啊!”顿时把东西往兜里一揣:“这东西我要了!”说完火急火燎就要往外面走。
    “你个老东西,抢我邀请函干嘛!”徐老拦着。
    “反正你又不会去吃!”
    “你怎么知道我不去吃?”
    白老皱起眉头:“别闹!”可惜刚抢了邀请函的他似乎没有立场说这句话。徐老目光如炬:“说说吧,你要这东西干嘛?”
    白老的孩子都经商,其中有个儿子的企业在国外都有好几个分公司。给他的养老金月月都在七位数,虽然这老家伙平常爱悔棋之类的耍混,但见过的好东西比他还多呢。跟他做邻居也有十好几年了,头一回见他这么激动的样子。
    好歹也是在上面坐了几年位置的人,要是这会儿还看不出这张邀请函上有古怪来,他这些年就白活了。
    白老原本想独吞这个,可是被一双睿智的眼睛盯着。心里还有点发毛,两个都是人精。自是不会被对方那点小把戏骗到。
    白老有些后悔,刚才太激动漏了马脚。这会儿不说出个子午卯酉来,这老东西肯定不会让自己把邀请函带走。
    只好跟他说实话:“我想去看看写这个邀请函的人,这字优雅中暗藏笔锋,力道适中。笔力老道,这可是为高人啊!我当书画协会会长这么多年了,这个可真入了我的眼了!”
    徐老忙把那邀请函拿出来,白老还不乐意。
    徐老眉毛一立:“这可是寄给我的!”
    看着白老不情愿的掏出这个邀请函。心里优越感就别提了。那过来细细的端看,初看只是觉得字体让人眼前一亮,这年头电脑普及能写一手好字的人是越来越少,更别提写毛笔。
    看了半天,问道:“真的这么好?”好到能让书画学会的会长失态。
    白老这人虽然不靠谱,但眼光没得挑,家里还挂着好几幅字画的真迹呢,都是从国外拍卖行里抢下来的,说出来的价格吓死个人。就凭他那几幅字画能就能买下A市的一半地皮。就这么珍贵的东西大方方的挂出来,也没见他怎么宝贝着。
    一副邀请函竟让他这样。
    白老沉了一下,道:“好!”多的话一句不说。但那样子分明就是对这个邀请函誓不罢休的样子。
    “既然如此的话,等我参加完这个宴会,就把这邀请函给你!”
    一听这话,白老顿时急了:“老东西,你缺这顿吃吗?”
    徐老看他这副样子,神色淡然的回了一句:“缺!”
    白老屈辱的看着他:“你又相中我家啥了!”
    “虎骨酒!”徐老狮子大开口,这虎骨酒可是驱寒祛湿的好东西。他那虎骨酒是从费了好大的力气从别人那淘换回来的。六十年的陈酿!加起来就一小坛子,宝贝的跟什么似得。
    上次给他办了好大的事儿,才换了一杯喝,还别说,这一杯下了肚,浑身暖洋洋的,有劲儿了好像重回了年轻似得。
    这么好的东西他自然惦记上了。
    “好!”白老头连磕巴都没打一个。
    徐老把那邀请函给了他,他今年都快八十二了,这辈子挨过饿,受过穷也享过富贵,那点口腹之欲早就淡了,还不如喝上一杯小酒,跟这老东西下下棋来的有趣。
    白老接过这个邀请函,小心翼翼的样子,让徐老看不惯,这些文人就是有这洋气毛病,看他这模样恨不能把它裱起来就直撇嘴,这老混蛋还挺矫情的!
    与此同时,城内张家,直接把这邀请函丢在垃圾桶里了:“再这种垃圾广告,别往过来送,还点明请我们家老爷子!真是林子大了什么阿猫阿狗都凑上来了!”张老的儿子不屑的说着。自打一个舌尖上的美味火了之后,自家的老爷子的身家水涨船高,厨艺大赛的评委,开班授课,给自家馆子里几个特殊的客人做上几顿饭。忙的团团转,现在连国外都在请他,甚至开出了日薪三十万美金的价格,时间宝贵者呢。
    这人怕出名猪怕壮,自从他们家老爷子火了之后,各种垃圾广告层出不穷,什么祖传私房菜啊,独门菜谱啊!失传已久的菜系层出不穷。老爷子就好贪嘴也就去了,结果几次被骗。这会儿更是离谱,只听说过新店开张请客的,关门还请什么客,神经病吧!
    张老的儿子开始喋喋不休的说了五十分钟,什么年轻人不学好,歪脑筋都用在这地方!
    ……
    被念不学好的苏长歌狠狠的打了一个喷嚏。
    给刘婶儿担心坏了:“是不是没睡好觉,我看你黑眼圈挺重的。店里的事儿你就放心吧!保证打扫的干干净净的!到时候你就拿个白手套擦,哪儿有灰,我让他们返工!”
    这话一出,饭店中的服务员顿时就哀嚎了:“刘婶儿……这工作量太大了!”胆子大的女生笑嘻嘻的抱怨,反正少东家脾气好,也不会说她什么。
    这小丫头一个个机灵着呢,他们混的熟,开玩笑大家也浑然不在意:“去去去……一天天给你们开工资是养大爷的吗?”
    小丫头嘟起了嘴巴:“继续干活!”虽然话中透着不情愿,但是手脚麻利着呢。
    不一会儿,一个超大的声音:“我回来了!”
    刘叔骑着他那小三轮买了点东西:“小少爷吩咐我的,都买了,还有好些菜啊肉啊的,都跟摊子定好了,到时候咱们一准拿到最新鲜的,价格还划算!”
    刘叔这人是个闲不住的。这会儿苏长歌让他去干活采买兴高采烈的。
    “刘叔,再麻烦你件事儿!”
    “快被这么客气了!有啥事儿啊,我老刘就是闲不住!”刘叔一脸憨厚的说着。
    “把这几个请柬,按照这些地址给送一下!”苏长歌把十张写好的请柬给他。
    刘叔刚要接过来,又用手摸了摸衣服,把手上那点油蹭掉了才接的,这小少爷不愧是念过书的人,写的字儿也怪好看的,弄花了可惜。
    刘叔接过来一看,瞬间乐了:“这几个不是常年在咱家定餐的么?诶,这个小刘,一天三顿在咱们家吃,好好个小姑娘不起火做饭,也不知道将来结婚了怎么办!”
    话音刚落,一个抹布狠狠的抽了过来:“叫你别废话听见没!一天天就你那放屁的嗑最多。要是都不在这吃饭,饭店还开个啥!不会唠嗑就别吱声,听你说话我就来气!”刘婶儿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这刘叔一看就是怕老婆的。忙讨好的笑了下,露出一排牙:“我不就那么说说么,那个小刘也也不容易!舍家撇业的来到这里讨生活也赚不了几个钱,她现在是宽裕了,天天叫餐,之前叫一餐要分三份吃,怪可怜的,我每次都多给她炒点。我们都成为好朋友了!”
    “好啊!我说米咋下去那么快呢,合着都叫你送人情了。回头我要跟苏老板举报,买卖干不起来主要是有你这么个害群之马!”
    “噗……”几个小服务员实在是忍不住了,笑的七扭八歪的。
    苏长歌也忍不住乐了:“行了刘婶儿快别欺负刘叔了。让他去送吧!”
    刘婶儿本不依不饶的,但就对苏长歌好。这会儿听了的话,也就放了他一马。
    刘叔嘴角快扯到耳朵根子那了,笑说:“够意思!”
    苏长歌又掏出一份特别的请柬:“这个,给我爸!”
    刘婶儿脚步一顿,看着苏长歌,见他神色如常。稍微放下了点心。当年他们父子决裂实在是太惊心动魄了。反正后来,他们俩再也没出现在一起,父子之间总叫人担心。
    刘叔没那么多弯弯绕绕的。笑道:“好嘞!”
    说完骑着他小三轮车出发了。
    阳光明媚,可是这灿烂的阳光却照不进小刘的心,她的双手插进头发中,不知作何心情,或许真的该离开这个城市了。
    下个月就要缴房租了,而是这个月的设计费还是没到账。
    要不?出去找份工作?可是这个主意刚在脑海之中形成就狠狠的被自己PASS了,一年已经换了三份工作。
    她这个岗是设计师,每天在工作上总是有让她抓狂的感觉,一个设计稿被改三版是最低的配置,加班是常态,就赚一个糊口的钱,天天还要被自己的顶头上司颐指气使。实在是受不了这份气,把工作辞了!在家接单子。
    可是她只是个小人物,就算费尽心思的去宣传也接不到几个单子。好不容易接到一个单子,忙活了好久对方也确认了,也用上了,可就是迟迟不肯打款。
    在这个都市中生活,每个人都背负着不同的压力,而她从最开始的踌躇满志,但现在的心灰意冷也才一年的时间,对着镜子,只觉得嘴角旁边的法令纹似乎更深了。
    她的精力已经大不如从前,原来就是熬夜也没关系,可是现在只要超过十一点不睡脑子就像一团浆糊似得。
    更可怕的还有岁月,还没有磨出自己的最强技能怎么就老了呢?
    力不从心的感觉油然而生,好像自己拼命的抓紧眼前能抓住的一切。然而在这个加速的怪圈之中还是把她远远的甩开,留着她茫然的站在原地。
    也不清楚自己未来要在什么地方。
    难道真的要回老家,找一个老实的男人嫁了?然后相夫教子。
    梦想这东西对她这样的底层社会苦苦讨生活的人来说,太奢侈。
    忽然门铃响了,吓了她一跳。
    “谁呀!”
    “是我!”听声音就知道是外卖的大叔。
    小刘定了他们家一年的外卖,对这个声音熟悉的不能再熟悉,忙吧门打开了:“我今天没有订餐!你这……”
    刘叔笑的一脸憨厚:“我们店要不干了,少东家说要请几个老顾客去店里吃席,算是答谢这一年以来的照顾。这不,我来给你送邀请函来了!”说完把邀请函送到她的手中。
    小刘莫名其妙的接过手中这个邀请函,看到上面笔锋苍劲的几个字,忽然眼前一亮,字是好字,而且设计感十足。
    这是毛笔写出来的。可就是有一种无端厚重的感觉。
    古韵!
    没错,这个邀请函处处透着独具匠心的设计。
    小刘有些讶异,这个苏家食馆是她经常定外卖的一家店,就是一家做廉价炒饭的,连他们家都不打算干了么?果然最后一个让她感觉到温暖的地方也不见了。
    “这……怎么好意思呢!”
    “你可一定要来啊!”刘叔笑了笑:“一共好些菜呢,正好还能补补身体啥的,看你这气色实在是让人担心,虽说平常在家工作,但也要经常出出门晒晒太阳!”刘叔笑了笑:“行了,我这还有好几家邀请函要送呢,都是我们店里的老顾客!那我就走了!”
    “您慢走!”
    “哎……”
    送走了刘叔,她打开这个邀请函,越看越觉得这家店是很客气。
  • 本站所有作品均系网络转载,仅供书友免费预览!版权人如果认为本站转载传播会侵犯您的权益,敬请来信告知,我们将立即删除!我们的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