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双性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abo

都市田园人家 作者:萝卜精(上)(4)

字体:[ ]

    歪楼的不要不要的:“卧槽这么好看的小哥怎么会喜欢上这种人渣呢?”
    “求联系方式?”
    “听说他们家有一个餐馆,求地址,求偶遇!”
    苏长歌看到这,嘴角轻轻上扬,看来他们祸水东引的时候没想到现在已经变成看颜值的时代了。
    正乐着呢,很快就笑不出来了,因为下面的回复已经变成诡异的:“阿,看他较弱的小身板,能经受得住渣攻的洗礼么?”
    “天哪,好想要看羞羞版的照片,他真是让我涌起了施虐的感觉!嗷嗷,快拉住我!”
    “看他清澈透明的眼神,好想把他涌在怀中,用力的安抚他!”
    “本人纯1,180 18+联系方式是……”
    “嗷,我要预订现场版!”
    “现场版+1。”
    “现场版+10086。”
    “现场版+身份证号。”
    “现场版+身份证号+社保卡号。”
    苏长歌深深的感觉,网络这东西真是一柄双刃剑!也就不理会那帖子的事儿,决定还是要把重点放在苏家关门宴上。
    回到自己的房间,记得当年徽商行走天下把生意做的遍布国内,到哪儿都带着家中的厨子,以前商人的地位很低,为了口腹之欲也为了体面,互相比家里大厨的厨艺变成了他们之间一种赢得口碑的一种方式。那可真是一个百家争鸣的时代。
    新奇巧,色香味,做出来的菜那可真是用足了心思。
    斗转星移,日月变迁,如今是个快餐的时代。好像菜色品种更多了,选择的余地也更多了,可是食客们却总觉得舌尖上没味道。
    哪怕吃的饱,心里也总觉得不满足。
    这是餐饮界整体的败落。大中华帝国,美食之都竟被海外舶来品咬的死死的。不断的被瓜分市场的份额,现在餐馆难干。所以大家趋于做餐饮洗浴一条龙。或者装修出特色来像主题餐厅似得。对食客而言反倒是本末倒置了。
    他拿起笔,缓慢写下菜谱,一共订了八个菜,愣是忙活到半夜才最终敲定,开始写请柬。总共十桌,每一张邀请卡都写着优雅的瘦金体。
    他的字有棱有角,笔锋暗藏,没有十年八年的功夫绝练不出这一手。
    苏长歌从天黑一直写到天亮。六个小时不间断,胳膊酸疼不已,轻叹了一口气,这身体素质也太差了,才写几个字就累的不行。自己当年练字的时候写上一天一夜也没有这么难受,怪不得网上说什么身娇体软易推倒。看来还要加紧时间锻炼身体才是王道。
    揉了揉酸痛的手腕。把厚厚的一张张请柬挨个折好。快递寄了出去。
    做完这许多之后,账户上的钱也就所剩无几了。
    可是今天他却一点都不为钱犯愁。他的房里有个翡翠巴掌大的把件,在刚才闲暇写字的空档被雕成一个栩栩如生的翡翠鸟。
    做御厨的雕刻,写画大多都颇有造诣。只不过御厨的名头过于响亮反倒是遮盖了其他的光芒。
    说起来这个翡翠也是意外之喜,有个朋友喜欢赌博,前段时间正流行什么赌石,还说什么一刀穷一刀富之类的,不少拉着他研究。也投了小一万进去了,就开出了两块相对而言还算不错的翡翠。
    其中有一块红绿相间的翡翠,十分少见,只是美中不足的就是这块料子里头杂质多,显得雾蒙蒙的有脏像。
    昨儿心血来潮用灵泉水泡了一宿,今早上再看,这个翡翠的杂质已经玉化形成了特别美的飘花。整个翡翠也盈透不少。
    红色更加的艳红,绿色活泼,品质跟之前一比绝对是天上地下。面对好料子,手里一痒,用现有不多的雕刻工具愣是雕出来了一个手把件。
    揣着它,去了古玩街里一家高端翡翠的店铺。
    “先生您要买点什么?有喜欢的什么随意看看!”前面服务员露出甜美的笑容。
    “叫你们隋经理出来,我有事情要跟他谈!”苏长歌浅笑了一下。
    这服务员看着他的笑容。脸色都羞红了几分。
    这隋经理也不是别人,正是A城有名的翡翠专家为人仗义好交朋友,名声在外,这家店就是他们家的。
    “好……你等等!”服务员直接拿起内线。挂了电话之后道:“要不您先坐到那里休息!我们经理说了五分钟之后就会来!”这服务员也是惯会察言观色的。隋经理的名声在外,不少人慕名而来。像他这种的屡见不鲜“谢谢你!”
    服务员看着他的眼睛亮晶晶的。仿佛有话要跟他说,可是却害怕显得很冒昧。于是欲言又止。最终还是抵不住心中的火焰,表面上的淡定,内心已经波涛汹涌了,掏出手机用快捷键打开昨天的神贴,在上面补了几句:嗷嗷,我居然看见苏长歌真人了,辣么帅,辣么有礼貌,怪阿姨好想给他抱在怀里揉啊!他看上去好乖巧。
    这回帖刚编辑完发上去,就有好几个转发的。
    不一会儿,隋经理在里面风风火火的出来,他三十出头的年级,可是却长得一张娃娃脸。没说话就三分笑,让人颇有好感。
    “里面请!”隋经理看了一眼苏长歌,忙把人请到办公室。
    说起来这个办公室里有些简陋,除了一些绿萝,在办公室里尽是一些雕刻的精巧工具。地上放着解石仪器和抛光器。桌面上放着几个还未完成的半成品。依稀能看见用黑笔画画时候的描线,桌子上还有一桶还未吃完泡面的汁水。
    “今天来主要是为了两件事,你这里收不收翡翠?”苏长歌问道。
    隋经理笑了一下:“自然是收的,不知你那有什么好货。可以拿出来瞧瞧!”如今的翡翠市场是越来越难做了,好玉的价格每年都在上涨,成色和质量也在下降。
    他这高端的翡翠行,货源紧张。也就动了一些私下关系,收个人手中的一些玉,这名头打出来还真的收了几块品质不错价格合理的玉,让他小赚了一笔。
    他看了一眼苏长歌看上去很年轻,可是气质却很沉稳。他常年跟A城这些牛逼的人打交道,大多牛逼的人都是相似的,身上有然跟琢磨不透的气质,更何况面前这个人还如此年轻,心里已经打定主意,就算是他拿不出什么好货,也不妨交个朋友。
    苏长歌直接从兜里掏出那个手把件。放在桌子上。
    隋经理只是随意的扫了一眼,顿时惊叫了出来:“这个……”他瞬间就把这翡翠拿了起来。细细的端详。
    “好玉!”
    翡翠红绿两色相间,雕了一只栩栩如生的鸟,尤其是那一双眼睛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雕刻出来的,亮晶晶的仿佛会眨眼睛似得。
    这翡翠足有拳头大小做出来的小鸟像真的似得。这翡翠的橙色淡淡的,接近于冰糯。既有玉的温润敦厚。又有宝石的亮丽色彩。
    极品……
    这个是个极品翡翠,再加上大师级的雕工。
    简直让人挪不开眼,好东西啊!
    他左看看右看看,竟对这块翡翠着了迷。
    半晌才看心满意足的收回了眼睛:“翡翠这行讲究看过既有拥有。这话果然不假,不知这块翡翠先生打算多少钱卖!”
    这样的极品翡翠都够传家的了。若是能放在他的橱窗屋里,完全足以做镇店之宝,会把他店铺整体提升出另外一个档次的。
    “两百万!”他伸出五个手指。
    隋经理眼睛里露出惊讶之色,却很快的隐去了。
    但那惊讶完全没有逃过苏长歌的眼睛,心里暗暗纳闷,不是说黄金有价玉无价吗?怎么现在没这个说法了?心中也是捉摸不定,在想不行的话就少说点吧,谁家会有动辄几百万的活动资金。隋经理现在小心翼翼捧在手里的翡翠。在雕刻之前不过是拿来做镇纸的一个石头。
    隋经理真想要一口答应他,可是看这家伙年纪尚小。肯定是家里有点什么难事儿才把这样好的好东西拿出来的,否则定不舍得割爱,面对这种人他总是有一种收藏家的惺惺相惜。
    苏长歌显然不了解这块翡翠的价值。不然怎么会如此低廉就把一块可以传家的翡翠的卖了呢。两百万说起起来不少,但在高档翡翠的圈子里,跟白送没什么区别。
    思考了半晌,理智还是占了上风:“兄弟是不是缺钱了,这块玉价值连城,连我也估不出他具体值多少钱,这样吧,把玉放在我店里寄卖,无论卖了多少钱两成作为我店里的佣金,剩下的都是你的。另外我给你支出两百万,就当做是我预付给你的!”
    苏长歌听了这话顿时眉开眼笑:“好!网上说你人不错,慕名前来果然是这样的!”
    隋经理哈哈一笑:“嗨,都是朋友在网上瞎胡闹!对了你刚才说找我有两件事儿,这第一件事儿就把我镇了个七荤八素,还有什么索性也别藏着掖着的!”
    “我自家有个餐馆,下个礼拜六关门谢客宴,到时候还请赏光,说完拿出一张请柬!”
    隋经理不仅是翡翠圈里的大拿,还是口味很叼的老饕。
    A城里的美食圈子,没有不知道他的名字的。这也是苏长歌第一个拜访的人。
    隋经理接过请柬,上面肆意挥洒几个大字,苏家食馆。
    这么多年,他也算吃过了大大小小的馆子,可是从来没听说过这家。不过两人刚刚建立朋友关系,倒是不介意给他捧捧场。
    没错,他纵使刚才被那翡翠震了一下,他也不觉得这个没听说过快要关门了的饭店有什么与众不同。
    
    第5章 邀请函
    
    警卫员把所有的快递分门别类的整理好,然后分发到各个小楼当中,其中快递显得尤为惹眼,收信人竟然是徐老,这老爷子今年八十多了,自从退下来之后每天就是养花种草的,向来清静,怎么会有快递送来呢。
    好奇是好奇。但还是规规矩矩的把快递给送了过去。
    徐老正跟一老伙计下棋呢,远远看过去还能听上一句:“老东西,下棋不悔,你这么一大把年纪了还干这种事儿,臊不臊得慌!”
    “嘿……我就是刚才放错地方!谁能想到你这女干诈的小人在这里等着我呢!哼,要不是我眼疾手快拿起来,炮都被你吃没了!”
    谁能想到,A城两个泰斗级的人物,居然在这下盘象棋差点没打起来。警卫显然见惯了这种局面已经面目不改色:“徐老有您的快递!”
    俩老人瞬间被警卫员的话吸引了。
    “快递?”徐老皱着眉头,他早已经退下来了,A城里的大事小情早就交给儿孙处理了,想要拜他门路的人一般都是提点东西,多半被警卫员给拦在外面,大喇喇送快递的还是开天辟地头一遭。那警卫员送完东西之后,没做逗留离开了。
    徐老接过来,打开一看是张请柬,是用瘦金体写的邀请函,他眼睛亮了 :好字!
    再看居然是一个饭店的关门谢客宴。
    这家餐馆他从来没听说过。
    白老伸着脖子看,见他发了楞,一把抢了过来。平白吓了徐老一跳:“都七老八十的人了,能不能不这么一惊一乍的。”
  • 本站所有作品均系网络转载,仅供书友免费预览!版权人如果认为本站转载传播会侵犯您的权益,敬请来信告知,我们将立即删除!我们的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