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双性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abo

都市田园人家 作者:萝卜精(上)(35)

字体:[ ]

    “泡茶师父有一套古董茶杯。”钟天佑这些年没少喝过一些名贵的茶,什么铁观音,碧螺春,银针,人参乌龙茶,人家用的泉水产地都有说法,差一点都不行。泡茶的功夫尽是些学问,茶汤的颜色,茶底的完整都是很有讲究的。
    他不会那些,只是没想到苏长歌也泡茶,居然用这些随处可见的东西泡。
    透着水汽,苏长歌一笑:“这个就得用大碗才行!”
    “好!”
    这会儿眼看要入夏了,正是虾子肥美的时候。苏长歌做虾有一套秘诀。
    钟天佑一直在旁看着,可是他手上的动作实在是太麻利,完全没看清楚。不一会儿特殊的鲜味传来。他猛地吸了几口这个味。
    红彤彤的口味虾,配上翠绿的香菜,在精致的白色盘子中有别样的好看。
    喝点小酒吃点虾子,谈天说地别有一番妙处。吃虾子一定要先吃大钳,把前面的咬开,用舌头勾出里面的虾肉来,那满满的一大口。吃起来就是一个字,爽!
    “端上去吧!”
    “不了,我怕他们一会儿杀过来,闻到香味那还得了?”
    他这么一说,倒是给苏长歌给逗乐了,摇了摇头。
    钟天佑被他勾起好奇来:“你这做菜是学了多久?”
    “大概……十几年吧!”冬练三九夏练三伏,他的十几年的分量可是足足的。从颠勺到刀工师父对他有严酷的近乎变态的要求,豆腐切成比头发丝都要细的丝。从小就端着一个笨重的铁锅里面装着各种菜,空手练颠勺,做菜讲究的是视觉,嗅觉,味觉,还有美学!样样都要达到极致。论起来真是不堪回首的过去。
    “你今年才多大啊!”钟天佑轻笑了一下。
    苏长歌手下一顿,不在说话。开始灌糖藕。
    藕是湖南,江苏一带的产物,做法多变,但不可否认的是无论怎么做都很好吃。
    糖藕也叫糯藕,是一个比较秀气的做法。藕本身就具有粘性,跟糯米凑在一起简直一拍即合。
    把糯米灌藕的孔里,压的紧实,放在蒸笼上蒸。熟了之后切开藕跟糯米之间还有种难舍难分的爱意。浇上之前调配好的。桂花、盐、糖不一会儿桂花的香味就开始弥散开来。
    只剩下以后一道菜。
    甜酒捞鱼,
    把鱼切成块。放上料酒,盐放上面拍干,鱼肉经过特殊手法的按摩充满进了滋味。腌一小会儿,用小火烘焙去掉水分。让表皮变得干干的。
    开始油炸,炸掉最后一丝的水汽。
    然后混合五香粉,豆豉,辣椒煸炒,最后淋上一层甜酒。
    其实要是泡在甜酒里封住口两三天拿出来再吃是最好的。
    可是看着钟天佑一双眼睛都都像是被黏住了似得。有些好笑:“端出去吧!”
    四个菜刚一端出去,外面就已经彻底等不及了。
    外面种种香味混杂在一起,肚子里同时响起各种风格的交响曲。
    白老早就被勾的不行,这会儿见菜都上齐了,也顾不上许多,仗着是在自己家率先落了坐。
    一共也没几个人,纷纷落座,但那古板的老爷子脸色有些讪讪的,之前说的那些话似乎犹在耳边,他向来是个死脑筋,不可能不认,可是闻到这个味道,也有些后悔了。
    白老见老伙计的样子,忙道:“坐下啊!”
    老爷子还是有点不好意思。
    最后还是苏长歌说了句:“过来尝尝!”
    老爷子脸上一副勉为其难的样子,但心里却乐开了花:“哎!那行……”
    老教授夹了一个板栗放在嘴里,又香又甜又糯,真是极品的美味:“你这徒弟哪儿找来的,真是个宝!”
    白老夹了一块甜酒捞鱼。刚吃上一口,立刻端起盘子就要往屋里走。
    “老家伙。你哪儿去?”在场其余的老爷子不干了。他们还没来得及吃呢。
    “还有好几个菜,大家就凑合凑合,这个留着我晚上下酒吃!”白老振振有词的说着。
    却被古板老爷子一把抢下:“咋还越老越不要脸了呢?这明明是给我们大家做的!”说完加了一个最大块的。
    看的白老一阵阵的肉疼:“桌上不是还有,你非跟我抢!”
    “咋滴,我根本不差这一口吃,你这么做叫小辈看着笑话!”
    老哥俩大眼瞪小眼的,老教授人贼精,不跟他们抢,趁着他们吵架的功夫,筷子走的飞快,感觉手脚可比平常利落多了。
    眼瞅着俩人杠上了,忙说:“再不吃没了!”
    白老和古板老爷子这才注意到,才几句话的功夫,钟天佑的盘子里就摞起小山了。
    白老跟古板老爷子对视了一眼,俩人顿时同仇敌忾了起来。
    “你这混小子没吃过饭咋滴!”
    “吃就算了,还屯起来!吃不完还要打包咋滴?”白老看不惯他这样。
    古板老爷子顿时嗤笑了一声:“跟他这师父学的!”
    一句话顿时给白老气的吹胡子瞪眼睛的:“老瘪三!”
    “老瘪犊子!”
    “老钢炮!”
    “老几巴蹬!”
    众人:“……”
    
    第43章 八宝盖碗茶
    
    苏长歌烧了点清泉水在灶炉上滚了个滚,浇到茶碗里,这也叫八宝盖碗茶。需要慢慢的泡菜能把茶味渗出来。房间里不一会儿就增加了一分凛冽的清甜味。
    老教授是识货的。把茶碗盖上盖子留了一条小缝,慢慢的咂摸。刚泡的茶闻着香吗,喝起来有点淡,还有一种淡淡的苦涩。这清泉水是在山间收集的。据说是一口活泉。那水的味道像悬浮在舌尖似得。喝上一口有种浓浓的满足感。
    过了一阵,茶味在水扩散开来,大枣的香气像在撒娇似得甘甜。茶味的清香和桂圆大枣交缠在一起,舌尖丰富的足以一荡之前的油腻。
    这是一道十足的功夫茶,但是如今看着他们两个老东西吵架,一边吃着美味。倒是别有一番意趣。
    “上梁不正下梁歪!”古板老爷子叫嚣着。
    白老看了一眼地下众人有吃有喝的心中着急:“你这老东西,我懒得同你计较!快吃吧。再不吃的话一会儿都进他们肚子里了!”白老不甘心的放下那甜酒鱼块。
    顿时拿起筷子跟他们厮杀起来!
    “小钟,你懂不懂尊老爱幼,你师父盯着那个排骨半天了,让你小子一筷子就给叨走了。”他愤愤不平的说着。
    “老东西,你抢啥,这可是我乖徒弟孝敬我的吃的!”
    “小苏……你看他们!”抢不过他们,白老不乐意了。顿时皱着眉头控诉着他们,真是大大的坏。又不是没见过吃的,一口东西也要跟他这老人家抢。
    这古板老爷子也不甘落后,筷子动的飞快,让白老这个心疼:“明儿你们都别来了!”
    “那可不行!小苏要学书画可少不了我!”古板老爷子说着。
    “就是,你的国学不行,要说这教科书式的学习,还得从头开始打基础!你这要是不方便的话,就去我哪儿,我那也宽敞!什么菜都有!”老教授也忙出来帮腔。这老头子也太不要脸了,不就是今天少吃几口肉,这种话居然都说的出口。
    白老一听顿时急了:“不行!这是我的徒弟!”
    “喂喂喂……你们这还没拜师呢,就是教他点东西罢了!”古板老爷子忙跟着拆台。这老东西从插队的时候就看出来了,独性,有一点好东西都要往自己那划拉。
    “你还要跟我抢徒弟是咋的!”白老这下火气可上来了,明明是他先看中的徒弟。
    “我提议咱们可以公平竞争,要不来个比赛,这么多年老虎不发威,你拿我当小猫咪!”古板老爷子眯起眼睛,论起来他的书画造诣完全不输这老东西。他可看不管着一出。
    “行了!别闹了,叫小辈们看笑话!”眼看这两人又要掐起来了,老教授连忙出来打圆场。
    苏长歌摇了摇头,虽然见了几次面,可是每次见面都要掐起来,也真是很有活力的老人家。苏长歌亲手做的这些东西,可是都不太想吃,嘴巴里一点味道都没有,本以为吃点重辣重油的会好一点,可是看着上面红彤彤飘着的一层辣椒就半点胃口都没有了!
    忽然听见门口的一阵车喇叭的声音,心中一喜,对众人道:“我的司机来接我了,先回去,下次再见!”
    “啥?”白老有点反映不过来:“可是你还没吃几口!”
    “我不饿!”
    白老这才注意到他有些苍白的脸色:“是身体不好吧,那就先回去休息几天,等好了再来上课!”
    “咳咳!”古板老爷子在旁边一阵咳嗽。
    白老的话到嘴边一转顿时就变成了:“不过,我估计明儿也就好了。年轻人身体都好,你也不用太担心!那就先回去了把,明儿见!”
    苏长歌朝着他们摆了摆手。
    看着他离去的背影。这下连古板老爷子也有些感慨了:“你这是从哪儿淘来的宝贝啊?”
    “那是,也不看看我是谁!”能跟这两个老伙计面前嘚瑟,是他一直想干的事儿。立刻颠颠进屋,从屋子里掏出一个裱起来的信。上面是锋利藏峰的瘦金体。
    写意风流,洒脱飘逸。
    漂亮的十分内敛。可像他们这群人眼睛毒辣着呢,一眼就能看的出来:“卧槽……这……是他写的……”古板老爷子看见着字画都有些不淡定了。
    没有个十年八年的功夫绝练不出这样的笔锋。只是里面还钝了点,要是剔掉风骨,那绝对堪称名家。
    如果说之前的苏长歌只是让他惊讶的话,那这上下一联系,瞬间让他激动了。
    “是!”
    文人最重的才华,看到这个,肃然起敬,看了半天最后化成浓浓的苦笑:“这孩子才多大,就有这么大的成就,未来真是不可限量!这样一个好苗子要是能把心踏实下来好好的钻研,将来是能成艺术家的,可是偏偏喜欢做菜,真是造化弄人!”
    “做菜咋了,民以食为天,你刚刚不还吃的满嘴流油吗,圣贤有云: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古往今来再没什么比吃饭还大的事儿,你要是瞧不上你倒是别来啊,省着跟我抢肉吃!”白老这人就是护短,虽然心中或多或少也有点这种心理,可是被别人说出来顿时不乐意。
    古板老爷子讪讪的:“就你嘴快话多!”说完坐下提起筷子,再一看板栗烧鸡已经没有了。甜酒捞鱼也就剩下寥寥几块:“卧槽,小钟,你几天没吃饭了!”
  • 本站所有作品均系网络转载,仅供书友免费预览!版权人如果认为本站转载传播会侵犯您的权益,敬请来信告知,我们将立即删除!我们的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