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双性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abo

都市田园人家 作者:萝卜精(上)(34)

字体:[ ]

    他是想要跟苏长歌过一辈子的人,许多事自是要放在心里。
    苏长歌还没想好怎么跟他讲。
    看见他眼神中深究之意越来越明显,终于横下心肠:“其实!”
    “稍等一下!”莫唯深贴身的手机居然震动了起来。只要这个手机响就一定是很严重的大事儿,接了个电话。“你不用去美国了,直接去港城吧。我这边的最新消息显示,那两个美国高层刚一落地,就被你那个便宜弟弟给弄回港城了。看来他这是要明抢了。怀疑公司内部人员里有你弟弟的女干细,不然为何连时间都掐算的这么好。”精英男越是生气反倒越是冷静。
    莫唯深狠狠的皱起了眉头,如果真的是这样就糟了,自己的底牌已经泄露,而那个弟弟却虎视眈眈的想要夺取,现在海外前期已经投入了不少钱就等着合同签约呢,如今这算是骑虎难下了:“给我定港城的机票。”
    “我跟你一起去,十点半的飞机,距离现在还有一个小时,抓紧!”精英男说了这话迅速收了线。
    莫唯深看了一眼苏长歌:“我有点事儿先出去一趟,你的事情等我回来再说吧!”
    “好!”苏长歌松了一口气,这次大概是过关了,却不知是好还是坏。
    
    第41章 花椒
    
    苏长歌呆了一会儿,就听见管家敲门说司机已经在下面等候半天了。
    立刻下了楼,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的肚子动了一下。那种血脉相承的感觉十分奇妙。猝不及防的脸色都变得不自然了。偷偷的用手摸了摸肚子,十分平坦,也没再动个不停,仿佛刚才出现的那一幕是个幻觉。
    他身上的冷汗都要冒出来了,坐在车上看着车外飞驰而过的风景,却心神不宁。
    白老在大院中生活。外面都有站岗放哨的军装小哥。大概是之前交代过,所以很顺利的就放行了。里面一栋一栋的房子距离很近,远远地就看见白老身边的小徒弟钟天佑在门口等着。
    刚一见到苏长歌就扬起一个大大的笑容:“还以为你今儿不来了呢,叫我们好等!”他这人天生很有亲和感。
    “抱歉让你们久等了!”苏长歌昨天晚上发了高烧,这会儿脸色有种病态的苍白。他的眼角都透着些疲惫。
    “是不是病了?”钟天佑问着。
    “没事儿?”苏长歌笑了笑跟着进屋了。
    屋子里的人都不陌生,正是三个老先生,白老,老教授和古板老爷子。
    那古板老爷子生平最是守规矩的,不知为何就有些瞧不上他的做派,有天分的人多了,学习和技艺这东西都是可以慢慢培养的。唯独谦虚和人品是最重要的,今儿第一天来就迟到,也不知是给谁下马威呢?
    白老对这个高徒格外上心,一眼就瞧出他有些不对劲儿:“咋了,是不是莫少欺负你了!”
    “咳咳……”这话一出,苏长歌顿时呛咳了起来,脸上泛起不自然的红晕。有些尴尬。
    钟天佑噗嗤的一下乐了:“师父,你可别打趣长歌了,看他脸红的!”
    “好好好……你们年轻人的事儿我不管!”说完白老笑着说:“要不,咱们就开始!今儿给你讲一下国内历史美学的发展以及色彩上的搭配!”
    白老讲课的时候收起了他平常混不吝的样子,很是严肃,眼睛里时不时的闪过睿智的光芒。他们都坐在沙发上围成一圈,桌子上还摆放了点小水果之类的,一点没有上课的压力,反倒像茶话会的轻松。
    钟天佑早已跟白老学过一阵子。
    老教授跟古板老爷子也都是国内艺术上颇有名望的大师,几个人讲的东西由浅入深,让苏长歌听的有滋有味的。国内一段时间的历史他都经历过,艺术造诣本就不低,但缺少这种基础而系统的归类,原本有些疑问,经过他们的开解瞬间打开了思路。许多困惑迎刃而解。
    这仨老人也都是很有水平的,都憋着一口劲儿,想要让这俩小家伙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钟天佑能跟上他们的节奏不稀奇,但是苏长歌真是让他们分外诧异,无论是多难的艺术思维和历史的转变,他好像都能瞬间反映过来,说出的话连他们都不可思议。
    老教授他们越说越兴奋,都是一辈子醉心艺术的人,如此竟手舞足蹈了起来。
    一口气说了四个多小时,他们研究了一辈子有岂是几个小时就能说完的。只觉得才刚刚打开话匣子呢,时间就到了。
    这下别说白老意犹未尽了,连其他两个老爷子都觉得不过瘾。
    艺术是什么?艺术其实是一种思维和无穷的想象力。
    每个人站的角度不一样呈现出来的艺术效果就不同,而苏长歌仿佛天生有一种能力,转换思维特别快。任何一种他都能举一反三。你来我往的给予和提问,像是博弈。已经不是单方面的教学了。仨老人心中甚至同时有一种棋逢对手的感觉。
    真是太他娘的过瘾了。
    大家的眼睛里都闪着不同程度的兴奋。
    可是保姆却提醒说该吃饭了。白老他们年岁都不小,身体更应该保养,不吃饭可不行。
    “小苏,你刚才说的特别好。”老教授眼睛闪着亮晶晶的光:“后生可畏啊!”他想了一辈子的事儿,被人家三言两语的说了出来,他今年才多大来着。前途无量啊。
    “行了,行了,都被缠着我们家小苏!”白老急忙打算这老伙计,要不能聊上一天,还没吃饭呢,说起来从昨儿就叫保姆买了超多的菜,一想到他做的这顿饭,说句害臊的话连早饭都没吃:“做学问不在这一时一刻的,天大地大吃饭最大,小苏今儿来的不是外人,你随便弄点就行了!”
    “好!”苏长歌坐在椅子上久了,起身还有几秒的眩晕感。
    “我帮你!”钟天佑也起身跟着出去了。
    老教授见俩后生都走了,憋了半天的话这才忍不住说了出口:“你这糟老头子,真是胡闹,你差这一口吃么?还真让这孩子出去做饭,不是有保姆么?”
    古板老头子忍了一会儿,附和道:“就是!”他这是真起了爱才之心。
    “你们俩懂个屁,老子这辈子上山下乡,出国入港的也走过不知道多少个地方了,还没吃过那么好吃的东西,你们这么说纯粹是站着说话不腰疼,有本事一会儿我乖徒弟把菜端进来的时候你们都别吃!”白老蔑视的白了他们一眼。民以食为天,除了做艺术还能有啥比吃饭更大的事儿。
    “啊……”厨房传来一声惊呼。竟然是钟天佑发出来的。
    “怎么了?”
    “没……”钟天佑忙走出来拍着自己的胸口,吓得不轻。
    从来没见过有谁使菜刀使的这么利落的。那笨重的菜刀在他手里灵活的就像是有了生命似得。刀工极好都不说。锅子预热,洗菜,切菜,配菜。调味料的配置,这些让他一样一样的做还需要好长时间呢,可是在苏长歌的手里却可以几个步骤同时进行。并且一点都不显得杂乱。
    最近苏长歌经常觉得嘴里没味道想吃点重口味的。
    把草鱼宰杀,飞快的切成鱼片。那菜刀切在鱼肉上,像是刨冰机似得,就看那刀上下翻飞速度快的都要出现残影了。那雪白的鱼肉一片叠一片不一会儿就出了一小落。
    苏长歌捏了一个花椒放在嘴里尝了尝。微微皱了一下眉头,这花椒味道一般。上好的花椒在麻中带了一点芳香的气味。放油一炸激出香味,又麻又香那才够劲儿呢。
    他这一粒花椒下去,虽然表现的不十分尽如人意但也算是味觉全开,趁着钟天佑没注意的时候撒了点灵泉在花椒上。这灵泉能激发出食物最本身的味道。
    做川菜怎么能没有上好的花椒呢,回头一定要收集点好的种子,在山上撒上一片,到时候也能吃上自家产的花椒了。
    苏长歌用盐,料酒胡椒,鸡蛋清,藿香切成末,又把花椒和姜放在油锅里炒香。
    加入鲜汤放上鱼骨头,葱节少量的白糖煮开。
    汤汁油润红亮散发着一种特殊的麻香。还没下鱼片呢。
    钟天佑就咕咚咕咚咽了好几下口水了。
    鱼片下锅煮熟,最后撒了点藿香。又鲜又麻的滋味飘在空气中让人几乎把持不住。
    “端出去吧!”苏长歌吩咐着。
    钟家小少爷从小到大都是坐等现成的,什么时候干过这样的事儿,可是今天居然还挺高兴的:“好嘞!”原本不怎么饿,可是闻到这个味,口水都要止不住了。
    
    第42章 不差这一口
    
    刚才那道鱼还是偏重口味了,老人家未必喜欢,再看了一下厨房里的菜肴,品种还是真的不是一般的丰富,看起来小保姆是把市面上看到的菜都买了。
    苏长歌抓起了一颗板栗,咬开外壳和外衣,露出橙黄色的栗子肉。嚼了一下,又脆又甜又香。
    只是这个皮有点难扒。苏长歌抓了一把板栗用菜刀切一下,然后凡在锅里煮烫。
    手里也没闲着。把鸡肉切成块。用切了几块肥肉,一会儿用铁锅油。
    板栗经过热水烫。外面的皮都已经脱开了。好剥的很。
    把食物和材料都放在铁锅中用大火烧开。过了一会儿就改成文火。香味开始缭绕在厨房狭小的空间,先是肉香,然后是栗子的甜,味道越来越浓。
    炖了一会儿汤都变成浅黄色。上面漂浮着一层鸡油。
    板栗炖鸡肉嫩板栗甜,两种味道纠缠在一起,能下掉两大碗米饭。尤其是那鸡骨头吸足了板栗的香甜,要是给它嚼碎了,吸食里面的骨髓,简直是人间美味。吃晚饭再装点鸡汤小口的喝,滋味绝了。
    钟天佑像是被这美食勾了魂儿似得,一趟一趟的往这边来:“那边都开始催促了。要不,少做两个菜都行!”这满屋子飘的香味实在是太霸道,自打板栗炖鸡这香味传出来,他肚子的咕咕叫就没停过。
    “再等等马上好了!”
    苏长歌轻轻的用袖子擦了擦额头上的汗。
    钟天佑看着他呆了呆。
    苏长歌长得就好他是知道的,在厨房中,透着满屋子的香气,有种强烈的感觉,心里扑通扑通直跳。他仿佛是天生属于这里。在厨房他的鲜亮的简直让人挪不开眼。
    “喂……!”
    钟天佑猛然回神,然后有点不好意思的垂下头。没想到自己居然这么丢脸,看着他的样子居然惊呆了。
    “帮我挑选点东西,我顾不过来!”
    “什么?”钟天佑问着。
    “帮我把冰糖挑匀称的大块。分放在不同的茶杯中。绿茶要一芽一芽的选,选的标准是两叶一针。桂圆要圆润饱满、色泽金黄,外壳要完整的。红枣要没虫眼洗干净放在不容的茶杯中!”苏长歌说着,可是手下的功夫却没停。
    “弄这个干什么?”
    “泡茶!”
  • 本站所有作品均系网络转载,仅供书友免费预览!版权人如果认为本站转载传播会侵犯您的权益,敬请来信告知,我们将立即删除!我们的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