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双性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abo

都市田园人家 作者:萝卜精(上)(32)

字体:[ ]

    在场的老人看着其貌不扬但要叫出名来哪一个不是响当当的,没想到居然都愿意教一个晚辈后生。
    “好啊!”苏长歌眼睛一亮:“我也不白学,给你们每天做午餐就当做学费了!”
    咕咚……白老咽了一下唾沫。也真是他娘的腿的邪门了,自从上次吃过这臭小子做的东西之后,在回来吃啥都食不知味的。都是些家常的菜,可人家咋能做出那个味呢。肉是肉味,菜是菜味!米有米香!回来之后没少去那些大馆子,做出来的东西好吃是好吃,但已经不是事物本身的味道了。带着一股虚情假意的美味,喝一口汤鲜味直接窜到脚底板也不知道放了多少提味增鲜的东西,过犹不及。这些日子瘦了十来斤,别人都只当是他弄不到好徒弟愁得,他们哪儿知道是馋的!不过身份端着多年还是有些包袱的,也不好叫人一下子看穿,要不老脸没地儿放。
    这下好了,收了个资质绝佳的徒弟,还会做饭。
    就在他暗自高兴的时候,中山装学者不乐意了:“我劝你还是专心做学问吧,君子不庖丁,两方面牵扯精力小心一件事儿都做不好!”他虽然觉得苏长歌苗子很不错,但有他们仨老家伙给上课难道不该争分夺秒的学么?还弄个什么菜真是做这些无用之功。
    苏长歌听到这话不解了:“我就算学也是为了厨艺,对我来说,没什么比这更重要了。”
    “你居然拿艺术跟柴米油盐放在一起!”老头子顿时来倔劲儿了。
    “难道你觉得两者还有高低之分吗?”苏长歌也顿时不乐意了。从古至今厨子向来就不是什么名流风尚。可是论天下如果还有一件事情是他最喜欢做的事儿那就是厨艺了。也正是凭着努力和钻研当上一代御厨,还从未有人在他面前如此冠冕堂皇的鄙视厨子。而眼前就有一位,还真是活得太久了什么事儿都会遇到。“你的艺术太狭隘了,我不想跟你学,别学不到什么再把自己丢了!”说完一脸失望的看着他。
    老爷子瞪大了眼珠:“你这后生太狂妄了!”
    白老没想到一件好事儿居然会闹成这样,忙道:“这老头子当年插队的时候挨过批斗,倔得很,但是做艺术就要就这宁死不回头的劲儿,不然哪有今天的成就,就是话赶话,你可别在意!”
    他这话刚说出口,苏长歌还没说话呢,老爷子急了,万没想到自己的好友居然不帮着自己说话,反倒是隐隐有向一个后生求情的意思。顿时道:“不学就不学,学习是给自己,你给我学呐?哼!”说完一甩袖子跑到另外一张桌子上坐去了。
    老教授忙道:“好了,好了,越老越跟个小孩似得,让大家见笑了。对了你们不是还有事情要谈吗?”说完直接给了钟天佑一个眼色。
    钟天佑才缓过神来对苏长歌道:“对了,一直被打岔险些忘记正事儿!”说完从皮包里掏出一块拳头大的翡翠原石,一看就是老坑冰种的,苹果绿的颜色,看着很清新,拳头大小的石头除了上面有些显著的石纹之后竟没有半点杂色,要是隋老板在这里一定会眼睛放光,饶是不精通这行的都能看出来,这是块极品翡翠!
    如今翡翠的行情水涨船高。一块五克拉的小碎块磨成戒面都可以卖到小六位数。更别提拳头大小的石料了。如今缅甸翡翠越来越稀少,不知道开多少块石头才能出这么一块,还是难得的整块。价格不言而喻。“明年我父亲六十六的大寿,我想作为生日礼物,麻烦你给我雕刻一个寓意吉祥的摆件!”
    “为什么找我?”苏长歌有些惊诧!他只雕过一个翡翠。六十六大寿的礼物非同小可,现在知名的大师那么多,找上他们岂不是更稳妥,寓意好,用心思,再加上雕刻师傅的盛名加持岂不更好?
    钟天佑苦笑了一下:“我不是没找过大师,只是如今石料难寻,给他们糟蹋不起!”他说完从兜里掏出一块玻璃种的观音像。
    苏长歌看了一眼瞬间无语了。
    奇奇怪怪的线条,一点都没有庄严的宝象,反倒是有种比例失调的感觉,就像是一个观音画被人拖拽着用PS无限拉长似得。那翡翠是玻璃种的,清透可照人,比起他这块料子还要好上几倍。苏长歌这种对玉没有太大概念的人都有点淡淡的心疼,看着钟天佑:“都过去了!”真是个可怜的家伙,也不知道心里阴影面积有多大。
    钟天佑有点郁闷的看了一眼那观音像,他不是舍不得这一块价值百万的翡翠料子,时时刻刻把它带到身边是为了提醒自己,别听到人家有名就盲目的崇拜。
    莫唯深看他这副模样噗嗤笑了一声:“还真是新艺术!”举起一个大拇指:“够潮!”
    钟天佑有种想把翡翠砸在他脸上的冲动,这家伙真是讨厌。
    
    第39章 病来如山倒
    
    苏长歌看了一下这块翡翠,是苹果绿的冰种,透着光能感觉到里面有点絮状结构。白老见状笑道:“从明天开始每天八点来我这!学四个小时。我从艺术色彩开始教你!”说完直接从这兜里掏出一张纸,在上面刷刷的写了几行字。塞给苏长歌。
    “好的!”
    还老见他收了这个字条,不好意思的搓了搓手:“那个……”
    “有事儿?”苏长歌见状询问者。
    “明天你能不能给我做一个干锅海带!”
    “……”全场都惊呆了。这是啥路子?也太LOW了,白老这身份要说吃什么山珍海味也能理解,爱吃这么家常的菜还一副特别麻烦别人的模样,老教授跟老爷子听到这话都臊得慌。什么跟什么啊!
    “好!”苏长歌答应的倒是痛快。
    话刚一落,就被莫唯深圈在怀里:“不好意思,我们还有事儿就不在这里打扰了。”说完也不管大伙儿,直接把拉着手牵出去。
    “喂……我不是说过……人多的时候不要这么!”苏长歌刚刚跟他摊牌,这家伙怎么像是什么事都没发生过的样子。
    莫唯深看着他目光中带着点点的深情:“我们回家!”说完牢牢的牵着他的手。
    苏长歌看着他,沉默了一会儿最终还是没有挣扎,顺从着上了车。
    回到别墅里,之前那玫瑰花铺成的红毯早就已经消失一空。莫唯深抿着嘴唇有些失落:“我知道你的心思……也不求别的,但你以后能别躲着我吗?”莫唯深看着他,眼睛里说不出来的伤感。
    “我尽量……”
    “嗤……”他无力的笑了一下,什么时候需要如此麻烦才能得到一个男人,有太多方式让这个人永远都离不开他,可是他却想要对方的真心。脑海中却始终有苏长歌的影子在里面徘徊不去。莫少猛然撸起他的袖子。
    “喂,你干嘛?”苏长歌像是受到惊吓的兔子似得。
    莫唯深还是看到了他的手腕上有三道痕迹。苏长歌的皮肤很白皙,这三道伤口显得尤其明显:“你为了那样的人都能付出真心,为什么是我就不可以?”
    最近去精神病院看过渣男,他都已经快要疯了,为了逃避刑罚故意把说成精神有问题,得知这个事儿,莫唯深顺水推舟帮助他完成的很顺利,为了掩人耳目去医院治疗。万万没想到跟他一个病室的人是个暴力破坏性精神病,入院一个多月就经常被这个神经病打个半死,肋骨已经敲碎了好几根,渣男疯狂的说自己不是神经病,可是大夫哪儿会相信他这个,一遍一遍的给他注射安定剂莫唯深去看他的时候,他已经成了一个眼窝凹陷、肌肉松弛、精神萎靡的一个男人,跟之前意气风发的餐饮业小开相差甚远。
    渣男看到他来,仿佛一切都懂了似得,愤怒的恨不能把眼珠子瞪出来,诋毁苏长歌说了很多话,其中就包括苏长歌曾为了他自杀,不止一次!果然激怒了他。他不是什么善男信女。敢跟他这样叫嚣,就让他生不如死的活着。
    面对对手他的心思冷酷总有应对之招,可当这个人换成苏长歌,却有一种有劲儿没地儿使的感觉。
    莫唯深深吸了一口气:“玉石雕刻那个你量力而行,别太劳心,完不成我也可以寻访到真正的翡翠雕刻大师。万一雕坏了也没事儿,再赔他两块就行了,这翡翠虽然虽然难得,但用点心思找还是能弄出来的!”
    “恩!”
    “从今天开始你就到我的屋子里睡,里面不光有卧室,还有一个书房休息区可以供你雕刻看书之类的。你原来的那个客房面积太小。”莫唯深有几分疲惫:“我晚上不会回来休息了,这几天可能要处理一些公司的事情,你每天去白老那学习,我会叫司机专门接送你。”
    “其实你不用这样做!”
    莫唯深的自嘲的笑了笑:“你就当我犯贱吧!”说完大步流星的走了。再也没会回过头。
    苏长歌心中说不出的感受,他向来是一个既来之则安之的人,他这个屋子的确是整个别墅里最好的,地方也很宽敞。既然他主动提起也就却之不恭了。
    忽然感觉到地上有个亮闪闪的东西在晃他的眼睛。走过去一看,在地毯的绒毛了藏着一个小戒指,里面嵌了一颗小碎钻亮闪闪的却一点都不夺目。工艺低调奢华,大概是手工定制的他还在里面看到了莫唯深的缩写字母。
    这不就是他之前摆放在床上的那对男戒吗?
    怎么就只剩下一只还是在地毯里藏着。
    苏长歌直接俯下身子来寻找,可是房间很大,想要在地上找到一个小小的戒指难度不低。他寻了半天还是什么收获,就在他打算起身走了,忽然感觉到窗帘下面似乎有一点碎光闪动了一下,拉开窗帘,果然看到一枚精致的男戒在那里静静的呆着。把两枚戒指放在床旁的桌子上。
    做下来开始想雕刻之事。
    六十六也算是个大寿。自然是雕刻寓意长寿吉祥的好,他以前在宫中没少做过一些寿宴,对这个自然是驾轻就熟。工具还是之前那几把简易的雕刻刀。
    无论是精细的部分还是粗犷的部分都用一把刀,这在雕刻界他们已经习惯打开工具箱里面是各种规格的工具,那些东西闪着冰冷的光芒像极了医疗器械似得。仿佛准备的越全面就越有底气似得。
    苏长歌心里已经有了谱,心中勾画了一下觉得可行,对着光开始观察这块石头。透着光翡翠闪烁出迷人的色泽。既有玉的温润又有宝石的色彩,两者兼得怪不得会受到这么多人的追捧。
    苏长歌起身,可是一股眩晕感却袭来,脚下一软竟是直直倒下了。
    这感觉来的太快,让他猝不及防。最后的一个反应是护着自己的肚子,后背落地!好在房间各个角落都已经铺起地毯,摔的并不痛。
    可就这一摔瞬间陷入了黑暗之中。
    这段时间他实在是太累了,原本身体底子就弱,劳心劳力的斗渣男,扬美食之名,照顾父母,苦苦隐瞒哥哥的消息,对莫唯深也是疲于应对,他的身份是一个秘密,肚子里还有了另外一个不可被人知道的秘密。重担全都压在心中。得不到缓解,努力了这么久,终于心中的那根线稍微松懈了一点,神经一松身体就熬不住了。
    莫唯深正在开一个会,他对面坐着这些人都是高层心腹,其中还有两个国外的谈判专家,他的生意在国内如火如荼,在国外却进展的平平,投入过大,产出式微,让一些投资人都颇有微词。
    但是他却执意如此,他要的并不是短时间之内的快钱,而是在外面混乱不堪的时候抢滩市场份额。股票的投资每一次都是数以亿计的美元,每一次的博弈都会面临巨大的危机,好在三年之内他还是做出了一些成绩。
  • 本站所有作品均系网络转载,仅供书友免费预览!版权人如果认为本站转载传播会侵犯您的权益,敬请来信告知,我们将立即删除!我们的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