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双性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abo

都市田园人家 作者:萝卜精(上)(31)

字体:[ ]

    “在哪儿?”莫唯深的声音仿佛都能冷的滴出水来。
    精英男迅速的报出了一个地址,那边迅速收了线。
    就凭这反应速度,他就知道这次自己没有错,这次他是动了真心,苏长歌也是的,这种极品单身汉都钓在手中,还约别人干嘛。坐了一会儿忽然想起了什么,连忙掏出手机,可是手却一直抖,终于拨出了一个号码:“李队长吗?我们在玉成茶楼呢,一会儿麻烦你带一队值班的人马过来呗,身手好反映快的。你先别问为什么了,一会儿有可能会迸发大规模的打斗,对对对……我也拦不住!行,那这事儿拜托个您身上了!”
    精英男挂了电话,才发现手心里全都是汗,真不是他挑事儿,就以莫唯深那个脾气要是真上来,只怕整个茶馆都得遭殃,当年在大院中就这样,就连最楞最狠的小霸王都不敢朝他下手。
    心中不断的祈祷希望一会儿不会出现什么不可控制的局面。
    另外一个包间里,一群老头透着门缝往外面看。首当其冲的就是白老。看着钟天佑害羞的低下了头,气的他胡子都快要歪了:“磨叽啥呢,快点说正事儿啊!”
    “诶,这个就是你看上的徒弟?”其中一个中山装的学者皱着眉头:“太年轻了!我看你也真是越活越不稳重了,不就是想收个学生么,还费劲把伙的把人弄到这来!你就把自己的名号爆出去,到时候他主动就来找你了!”
    白老胡子一翘一翘的。哼了一声:“老东西,你以为我没用这招啊!根本没有用他不吃这一套。”
    “他到底好在哪里啊?”白胡子老头看着他们。
    白老直接道:“我包里那盒子里的翡翠你掏出来看看!清点,别把我徒弟的东西摔坏了!”
    “小小年纪都能雕刻翡翠了?”这中山装学者颇为有些诧异。翡翠如今价格走高一般人不会拿这种昂贵的东西练手的。一定是有些本事才会如此。这么一想就收起了原本的不屑,打开一看顿时眼睛瞪圆了:“这是他雕刻的?”
    一直翡翠鸟儿红绿相间的羽毛栩栩如生,最妙的是那个眼睛竟用上了宝石的切割工艺,这对精微的要求非常之高。能雕刻的活灵活现的,真是:“可惜啊!”他慨叹着。
    小小年纪就有如此好的雕工还真是让人钦佩,但是也只是技艺娴熟而已。完全没有艺术上的价值:“真是块璞玉,怪不得你放在心上,连我都有些动心了!”
    “这个徒弟是我先看中的,你们都别跟我抢!”
    中山装学者不屑一顾:“这不还没拜师呢么?说不定跟我有缘,说起来我也有二十年没收徒弟了!”
    “滚蛋,让你们来帮忙,居然给我添堵!”白老骂起人来中气十足。
    “别吵!”一个身穿西服的教授专心致志的看着那边的变化:“怎么还跟插队的时候一样,吵吵闹闹的,没个正形?”他冷哼了一声颇有威严。
    包间里一共就这仨老头却闹成一团。
    白老联合中山装学者联合起来鄙视他:“还大学教授呢,爬墙角,西服都皱了,要是你的学生看见他们教授是这个样子肯定毁三观!”白老不愧是艺术圈的潮男,连网络用语都会。
    “别吵,快亲上了!”老教授兴致勃勃的说着。
    “胡咧咧啥?”白老不乐意了:“他们将来可是师兄弟!”
    “又不是亲兄弟!”老教授皱着眉头:“再说现在还不是你徒弟呢,小钟为了让他拜师这事儿可真是牺牲不少啊!”啧啧称奇。
    “哎呀,现在年轻人都开放,这算啥啊,在国外都能结婚,在国内这小子也算是为艺术献身,功德无量的事儿!”白老振振有词的说着。
    中山装学者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你这嘴就损去把!”
    正在吵得不可开交的时候,那边碰的一声巨响。
    仨老人顿时惊了,忙打开门一看,莫唯深不知道什么时候到了。把苏长歌护在身后,当着钟天佑的面狠狠的亲了亲他还有些红肿的嘴唇。
    这下仨老人同时捂住了眼睛。心中都有同样的感受:“完了,完了,为艺术献身不成,估计要就义了!”
    看到莫唯深赶到了,精英男也立刻冲了上去,无论如何,大庭广众之下不能让他暴怒啊,有什么事儿回去慢慢解决。
    苏长歌被这么吻了起来,羞红了脸:“你……混蛋!”
    “你们是什么关系?”钟天佑好像明白了什么。
    “我是他男朋友!”莫唯深再一次强调:“你好!”说着话的时候皮笑容不笑的,让人寒颤。
    
    第38章 有关系
    
    钟天佑觉得俩人有点怪怪的情愫,可是现在看着苏长歌微皱的眉头,再看莫唯深占有欲十足的把人藏在自己的身后这感觉总是觉得有些不舒服。
    “你真的是他男朋友?”钟天佑出自港城的四大豪门之中,对莫唯深另眼相看但也不会因此而惧怕他。
    他这么随口一问,简直是捅了马蜂窝。
    原本因为苏长歌拒绝他就一肚子的气,这会儿看见一个无关紧要的人来质疑,他嘴角轻轻扬起一个嘲讽的弧度:“关你什么事儿?”
    钟天佑盯着莫唯深,俩人都像是伺机而动的野兽,彼此看不顺眼。
    仿佛风雨欲来的模样。
    苏长歌有些头痛:“你们俩够了!”他拦在俩人中间,转身对钟天佑道:“钟先生你有什么话就在这说吧!”飞快的瞄了莫唯深一眼,迟疑了一下道:“他也不是外人!”
    的确不是外人俩人已经有过肌肤之亲,又是肚子里娃的爹,是除了亲人之外唯一跟他相关的人了。
    莫唯深听到了这话,耳朵渐渐的变成可疑的粉色。干咳了一声,浑身强大气势瞬间烟消云散了。贴心的给苏长歌拉开了椅子:“坐!”他嘴角上轻轻的往上扯。
    苏长歌飞快的瞪了他一眼。
    莫唯深收到之后轻轻的挠了挠他的手心。
    俩人这互动虽然很快,却全落在钟天佑的手里。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莫名的讨厌这个家伙!
    可是这个家伙却仿佛故意跟他作对似得,肆无忌惮的搂着苏长歌的肩膀,难得的苏长歌居然没有挣扎。
    钟天佑带着一些委屈看了苏长歌一样。莫唯深顿时一个眼刀子飞过来,这姓钟的臭不要脸!敢勾引他的人。
    钟天佑看见莫唯深对他不善,激发了他的斗志,俩人大眼瞪小眼的看着。最后还是苏长歌拉着他的手,把莫唯深的注意力强行拉了回来:“你要是再这样就回去,我还有事儿要跟钟先生谈!”
    莫唯深拦着他的腰,狠狠的捏了一把:“我不打扰你,你们聊你们的!”
    俩人同时看着钟天佑。
    就在此时,哗啦啦一队的刑警穿戴整齐进了这个茶楼,他们的出现给这件茶楼平添了几分肃杀之气。
    里面为数不多的客人瞬间钻到桌子底下去了。见没人理他们半猫着腰跑出去。连大气都不敢喘。他们可看的真真的,那刑警可是配着枪呢。
    饶是钟天佑的脾气好这会儿也激起了几分火气:“莫少的架子真是不小。出门都是这么大的阵仗,你到底是什么意思?想要给我抓起来?”
    莫唯深狠狠的扫了一眼茶楼中全副武装正在看报纸的精英男:“你惹出来的麻烦你自己解决!”
    这精英男只好起身,看着苏长歌偷偷给他竖起一个大拇指,真有他的,刚刚明显感觉到他濒临爆发没想到瞬间就被他安抚好了如此倒显得是他多事!
    到底是生意场上的人脸皮就是后,哈哈大笑着说:“误会。都是误会一场,早听说港城的赌王家的四公子风采迷人英俊不凡,百闻不如一见,果然是一表人才,几年前曾有幸跟令尊见过面。没想到还有这份渊源,今儿能在A市见到四公子,今天的确是个误会,这样哥哥错了,下次见面哥哥再给你斟茶赔罪!”
    他如今可是掌管多条经济线脉的代理人。寻常人跟他交好还来不及,再说他认错倒是干脆,丝毫没有端着架子摆谱。给足了钟天佑的面子。
    “哪里?”钟天佑只好皱着眉头:“无妨!”莫唯深的手下果然跟他这个人一样难缠,真是讨厌极了!
    “完了,你徒弟被外墙角了!”教授在一旁嘲讽白老。
    “废物啊!”白老无语的看着自家徒弟从一进门就全面被这个姓莫的男人全面压制:“真是老脸都没处放了,看来还的我出马!”
    两个老头子顿时来了精神,想要看看以他的本事到底能不能解决的了这一桩事儿。
    精英男有点尴尬的把在场的刑警给弄走了。闹了个好大的乌龙,估计很长一段时间都会被沦为笑柄的。
    “我的那边还有事儿我就先走了,你们在这好好玩!”说完精英男带着一小队刑警精英撒丫子跑了。
    可是钟天佑却仿佛看出了点什么,他冷笑了一下,不再言语。
    吱嘎……
    包间的门打开,从里面走出了三个白发苍苍的老人家。其中有一个就是A市赫赫有名的书画协会的会长白老。其余俩人都是满腹诗书,透过眼镜片都能感觉出内含的智慧。
    “又是你?”苏长歌这会儿明白了,怪不得钟天佑会把他约过来呢原来是因为这一茬。
    白老听了这话有些不高兴:“你这臭小子,我老头子来看看你还不行吗?我想过了,你既然早有师承并且不让拜师的话也好。如今这世道变了,不穷讲究那些,我们艺术要搞开放式的,所以你只需要跟我来学东西,不用拜师了,这样可好?”
    白老说完这话,眼睛时不时的偷瞄苏长歌。
    老教授跟中山装学者强憋住笑,这老东西在里面还说的冠冕堂皇没想到对上正主就怂了,透过语气都能感觉到他渴求的态度。跟以前收徒弟是两种截然不同的心态。
    “你能教我什么?”苏长歌问他,说起来他之所以能坐上那个位置就是集众人所长,对学习和创新方面也有同样的需要。
    这话原也正常可是听到老人家耳朵里却有些不是味了,瞬间激发了老人家争强好胜的心:“无论是书法绘画还是雕刻,雕塑我都略有所学!”他说这话是有些谦虚了,他这几十年的累积每一样都有让人仰望的成绩。在书画造诣和艺术的创造性上堪称百年难遇的天才。就是他犯懒不愿意要名利,懒得去学校挂职,不然上赶着找他的名牌大学能从这里排到东方明珠。
    他的写意工笔画在国内绝对算是数一数二的。
    “那好吧!”苏长歌点了点头。
    另外两个老人这会儿完全傻了,他们都知道白老这人要求严苛,连他都这样低的姿态,再加上苏长歌也的确不俗,年轻就有如此高深的艺术造诣,不由得也动了心思。“艺术是想通的,我们俩多年所学也会些这方面的,你要是愿意学的话,我们也可以教你一些!”
    这话一出,除了苏长歌之外的人都震惊了。
  • 本站所有作品均系网络转载,仅供书友免费预览!版权人如果认为本站转载传播会侵犯您的权益,敬请来信告知,我们将立即删除!我们的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