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双性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abo

都市田园人家 作者:萝卜精(上)(29)

字体:[ ]

    赵婶子看着村长跟他们一同回来的,有些诧异但面上却不显:“是什么风把村长给吹来了,我说今儿怎么喜鹊叽叽喳喳的在叫呢,原来是有贵人盈门啊!”
    “嗨……”村长笑的爽朗:“老远就闻到你家烙饼的味了,我这舔着一张老脸过来蹭,手里也没带啥好东西,给丫头一百块钱,买身衣裳吧!”说完从兜里掏出一张红票就往小孩那塞。
    “不要!”小丫头脆生生的回答着。
    “哎呀,来就来呗,你看看还这么客气!”赵婶儿忙塞回去,但是村长掏出来的钱哪儿有塞回去的道理。态度很坚定不收就是瞧不起他。
    最后拗不过,只好收下了。
    这小丫头却是个机灵嘴又甜的,忙道:“谢谢爷爷!”
    “哎哎……”村长答应着,脸上那褶子堆起来像是一朵菊花,把这孩子抱在怀里搂了两把,这孩子也不怕人。可把村长稀罕坏了。他们家也不知是个什么风水,按照老话说叫收小子。他哥兄弟五个,他排老大,生了俩儿子,儿子又给他生了仨孙子,一家人盼女孩都跟什么似得,可下老二媳妇又怀了,寻思这回是个丫头,结果一照B超又是个小子,给他愁得,今儿给这丫头钱过来蹭吃不过是一时兴起,也不知道这孩子随了谁,伶俐的让他一眼就喜欢上了:“小丫头将来给我那老孙子当媳妇吧!”
    “哈哈哈!”在场的人笑成一团。
    小丫头不知道大伙儿笑什么,但直觉不是啥好话,有点不高兴的嘟起嘴:“不要!”
    大家又是一阵轻笑。才几岁的孩子正是粉团似得好玩着呢。最后还是赵嫂子把孩子弄走:“来妈这玩来!”
    桌子上摆着自家熬的甜酱,有盘凉拌海带丝,一盘切碎的糟肉,炒土豆丝,还有点黄瓜条,都是自家地里种的,不花什么钱。最后上来一盘饼:“都是家常小菜,大家别嫌弃!”赵婶儿说完道:“我外面还有一捧小葱没洗呢,一会儿给你们端上来!”
    “婶子,别忙活了。”苏长歌忙道。
    “不忙活,今儿你们来,我心里高兴!你们喝点呗,一会儿我去小卖部给你们打点白酒?”
    这一说,大家都有些意动。是男人就没一个不好酒的,要是就着点炝拌菜。能喝上一个下午。
    “诶,我家还有好酒,等着我去拿!”说完村长就起身要往外面走。
    赵婶子忙拦着不让,哪有让客人回去取酒的,这要是让别人看见会笑话的。
    但村长却执意回去:“我家的酒不少呢,也喝不完,何必花那冤枉钱,再说那酒还行,劲儿不大,喝着也不上头!”村长一直都知道他们家困难可是今天看见还是触目惊心,乡下人吃的都是地里长出来的,谁家都不缺那点吃的,但酒就是额外消费了,村头就一个卖店东西都挺贵的,普通的酒还三十五一瓶呢,他们家也没啥进项,不能再花这冤枉钱。
    等村长出了门,赵大志忙道:“村长估计是知道我刚刚带你上山的事儿了!这老头,心是挺好,但这几年因为包山这事儿有点魔怔了,看着谁都想逮着让他包出去。这事儿整的,怪我!”
    “如果想要包下这山要多少钱?”苏长歌问着。
    “这两个山连在一块,中间还有个小溪,地方老大了。听说跟之前那个大老板谈的是七十年两百九十万,最近又整了点果树掏了好几万,估计要价都得三百万左右!”赵大志估算着。
    赵婶儿听了直皱眉:“可别听他在那扯犊子,要我说啊,可要不了那些钱,说什么果树好几万,谁不知道是村长连桥家弄的,就那半死不活的树,我瞅也不值钱。也就忽悠忽悠外地人!那山是挺好,但也不是人人能赚回来的。再说他几年都没倒出去,价格最少还的让两成,二百六十万差不多了!”
    赵婶儿说这二百多万是有章程的,前年上河村的山包出去了,包了二百六十万,那只有一座山,听说是个城里的大学生,弄的什么走地猪,不喂饲料的那种,在城里不少挣钱,上河村人也好过多了,他们村子一共才百十来户人家,一个人分了十来万,啥也不干就成了万元户,盖起了小二层楼,说这乡里乡亲的谁提起来不羡慕。
    “恩!”苏长歌心里有了个章程,他的钱加起来一共才二百七十六万。
    他刚才去看了一眼,就决定包下来。
    那山在他还是孤魂的时候就飘过好多趟,上面有的东西,只怕比土生土长的村里人还要门儿清。
    山上有好多野果子树,枣树,榛蘑,野菜,溪水里有鱼,夏天的时候满山的野花好看极了。山上还有一片野生的天门冬,村里的人都不知道,只当那是野草,天门冬却是润肺养阴的良药,价格不菲,自家随便揪点叶子捣碎,加点冰糖冲泡,也是清热润燥的好东西。后山还有金银花,芦荟,清香木之类的好东西,甚至旁边长得含羞草、虎刺梅、百合啥的都不算啥了,别的不说,光卖这些盆栽都够赚上一笔的了。山上土质肥沃,泉水潺潺,就像赵大志说的,种什么长什么。
    这么一块宝山,如今没人抢夺真是老天在给他机会,现在城里的空气污染越来越严重,到时候想要返璞归真的人不在少数,如今让他逮着了机会,不能放过才是。
    不多时,村长回来手里拎着两瓶白酒,都是铁皮盒子的精包装,看着就比小卖部里的东西强上不少。手里还拎着一盘牛肉:“这是我二儿媳妇做的酱牛肉,煮的还算软乎,咱爷几个喝点!”
    “好嘞!”
    大家喝了点酒,苏长歌就迫不及待的上手了,把饼上刷上一层甜酱,夹了点海带丝黄瓜和土豆丝,卷起来吃了一口。海带丝是酸甜口的和咸口的土豆丝掺和在一起,有股特殊的咸香,最出奇的就是这个饼子。饼子很厚,约莫手掌大小。外面是焦脆的。里面则是香软的,吃上一口又脆又香再加上里面的裹的炝拌菜。好吃极了!
    一个饼子很快就吃完了,苏长歌手没停下又卷了第二个,第三个。
    大概是苏长歌的饥饿刺激到了大伙儿,赵大志跟村长也不含糊了,俩人哪儿还顾得上喝酒,还真别说,这饼外酥内软,凉拌的小菜也脆爽可口。就是不饿一个饼下去也开了胃!像比赛似得仨老爷们风卷残云的吃了起来。
    眼见着一叠摞的高高的饼子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的少了,最后只剩下一个空空的盘子。
    苏长歌满足的舒了一口气。
    等刘婶儿一把小水葱洗完送来的时候,桌子上就剩下点甜酱了。
    “饼烙的少了,你们等等,我再去弄点!”
    “不用了,我吃饱了!”苏长歌笑了一下:“刘婶儿你这手艺不用干别的,光是摆个卷饼的摊儿都够花了!”
    “可不咋的,我们家那口子烙了一辈子的饼了,都弄不出这个味来!”村长也特别喜欢。
    “那城里人吃的都精贵,哪能爱吃这种东西!”刘婶儿自谦的说着,看着他们都端酒杯,知道有话要说,把盘子撤了也跟着出去了。
    村长喝了点小酒对苏长歌道:“叔跟你们也不是外人,你们小的时候那都是在我眼皮子地下长大的。现在村里这情况你们也知道,我也就不绕弯子开门见山了,你们或者是朋友啥的有心要整不,别的不说,这价格上肯定优惠!咱这山可是风水宝山,肯定干啥都能行!就是时间长了点,七十年,要是二三十年的话也等不到现在早就租走了!”说完直接看着苏长歌。
    “多少钱?”苏长歌问着。
    村长直接比了个三!
    “三百万?”赵大志惊呼了一下,刚才他老子娘一说,也觉得有点贵。
    “两百三十万!”村长打了个酒隔:“这可是抄底的价喽,要不是你俩小子,换上一个人我都不可能给他这个价!”
    “两百三十万都含什么?”苏长歌眼睛一亮。
    村长别看喝了点酒,但精神着呢,一看苏长歌有意,脸上也露出了点喜色:“两座山,中间的藕塘和泉水。山上的所有物件都含在内,山下画出来八十亩地基,盖房子啥的都行,南边一连五十多亩的田,那都是上好劲儿的良田。单买还买不着呢,只要包了这山,这些都白送了!”
    “当真?”
    “走,咱们去看看!”
    村长听了这话更是喜不自胜,三人出去转了转,这次是从东走到西,从哪儿还是划一直到哪儿都给了明确的标注。苏长歌当下就拍了版,在全村的公正下,签了字按了手印。直接把钱转了出去。
    如此干脆,连村长都没想到,他蒙了,喝点酒没醉,咋签完合同,脚下都开始飘了呢?他百思不得其解。
    
    第36章 父子
    
    苏长歌买到了这个山之后,给林沐白打了一个电话,电话中只有他在说,说这片山林的回忆,小的时候很乖巧从不闯祸,后来被淘气包骗到树上下不来,在树杆上趴了一个下午。别人在小溪里捞鱼,他手笨捞不着只在旁边捡石头。端午去山上采艾蒿,结果却弄了一把水蒿被老妈骂到墙角罚站。夏天的时候山上有酸酸的果子,小的时候总是喜欢捡一些放在太阳底下晒半干,然后当小零嘴吃。喜欢满山的抓蜻蜓和小鸟。跟几个小伙伴上山捅蜂窝被叮了一脑袋的包,结果一口蜂蜜没吃到。小的时候山上就是他最好的游乐场。顺便一口带过包下这坐山的始末。他讲的很轻松。说将来把父母接到这,种点菜养养花过神仙一样的日子。说希望他将来也能回到这里。
    整整说了十几分钟。电话那边一直没有说话,只是却能听见他的呼吸声。
    良久沉默,最后林沐白挂了电话。
    一个霸道的男子把他搂在怀中,皱起眉头十分心疼:“怎么哭了!”
    林沐白甩开他的手。低头不言语。他一直给所有人的感觉都是优雅又骄傲。可是此刻他的漂亮的眼睛里蓄满了泪水,充满着孩子气的悲伤。
    让人忍不住想要拥他入怀,吻干他的眼泪。
    “又是你那个弟弟!”他的声音里有些吃醋。自从林沐白打破之前的誓言去找那个弟弟的时候,就开始了!
    林沐白自然的靠在他的怀里,嘴角勾起:“嗨……”他的声音很好听,透着一丝鼻音的沙哑,增添了几分性感。
    “怎么?”
    “等结束了这一摊事儿,我们也去乡下吧!”他的目光透过大落地窗子,仿佛能看到那碧绿的草地,能听见泉水潺潺,周围有一群小孩子嬉闹着跑过。
    霸道的男子没有作答,直接吻上了他的嘴唇。
    林沐白皱起眉头。刚要想咬下去,却被这人灵巧的退出:“又来这一招!”
    ……
    村长高兴劲儿过了之后,对苏长歌道:“叔没想到你还真的发财了。以后这山就是你的了。”
    “恩!”苏长歌的眼睛亮晶晶的。等父母身体好了,正好把他们二老给接过来。依山傍水的特别养人。哪怕不为赚钱都值了!
    苏长歌的眼神始终干净澄澈。嘴角轻轻的弯起来,总让人有莫名的好感。
    赵大志对苏长歌的变化是最处惊不变的一人,两人是从小玩到大的小伙伴,见他有出息就只有高兴的份儿:“长歌,你真行!”
  • 本站所有作品均系网络转载,仅供书友免费预览!版权人如果认为本站转载传播会侵犯您的权益,敬请来信告知,我们将立即删除!我们的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