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双性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abo

都市田园人家 作者:萝卜精(上)(26)

字体:[ ]

    “师父已经过世多年!”
    “哦,对不起!”白老有些后悔,好端端的提这茬干什么,这种话接什么都不合适,正在两放僵持不下的时候,一个低沉的声音闯了进来:“白老先生好久不见!怎么?看上我的人?”
    苏长歌听到这个声,不可置信的转头,居然是莫唯深,此刻身穿西装,里面还穿了个衬衫,一点都看不出刚做完手术的虚弱。
    “莫少!”白老讶异的看了对方一眼。
    想要从他们两人的眼中看出一些端倪。
    莫唯深也不避讳,直接过去牵住苏长歌的手:“手怎么这么凉?”
    被你吓的:“……”苏长歌有些无语,这家伙是属幽灵的么?怎么神出鬼没的。
    在场众人:“!!!”仿佛发现了想象不到的秘密。所有人顿时都不好了。
    “他是你什么人!”钟天佑看着莫唯深,他虽然远在港城不知道这号人物,可是从他刚一进来,那不可忽视的强大气势,虽然脸上带着笑意可是让人有些发冷。像是自己的哥哥们。
    莫唯深轻笑了一下:“呵呵!”
    苏长歌只觉得浑身的汗毛都站起来了。想要不动声色的抽出自己的手。可是却被强有力的抓着,越是挣扎攥的就越紧。最终苏长歌还是放弃了。
    感觉到那手不在挣扎乖巧的任他拉着,心中愉快感更甚:“我是他男朋友!”
    苏长歌瞬间用另外一只手扶额!当初不应该贪那一车的酒的。要不就没这么多事儿了。
    “哈哈……”隋经理忙圆场的干笑:“今儿还真是大家有缘分,齐聚一堂,这办公室还是有点小,要我说啊,咱们就该找个地方好好的吃上一顿,边吃边聊。”在场任何一个人电都比他腕儿大。也只有他来打这个圆场了。
    “不了,我还有事儿!”白老有些遗憾的看着苏长歌,本来还想拐个天分高的徒弟让那些家伙们看看,结果没想到被别人捷足先登了,这会儿留下来也没什么意思徒增伤心。
    “我跟家师一道走!”钟天佑不去理会莫少,对苏长歌道:“过些日子我还要找谈笔生意!那今儿就这样了,拜拜!”说完大大方方的挥了挥手。
    莫唯深也点头示意了。等他们走后。苏长歌有些不好意思的道:“隋经理,这真是太不好了,把你的贵客给搅和走了!”
    隋经理为人向来豪爽:“哈哈,真是说笑了,大家也都是奔着你来的。没想到你的雕工那么好,之前我还起了心思想让你偶尔的时候来帮帮忙,现在看来倒是不好开这个口了。不过有一句话说的好,现在这个时代没有怀才不遇,只要有能力都会显出的!”
    “隋经理客气了!”莫少笑着说:“我记得你想要华夏商场第三层的铺子作店面吧?”
    他这话一落。隋经理顿时激动了:“那里不租!”华夏商场可是A市商业圈的中心,各种奢侈品打牌,里面随便的一条手绢都是别人几个月的工资。别的地方是寸土寸金,华夏商场却是有钱都租不到。能进那里面销售除非品牌很有名,否则想都别想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梦想,这话不假,他的梦想就是能在华夏商场上有一个自己的古玩铺子。他也就在这文玩街上有一点点的人气,跟那些真正有权有势的比起来这都不算什么。
    “唉……说不组是针对外人的,像隋经理这样热心的人,肯定会区别对待的。回头你整理一份商业企划书,发到我名片上的邮箱里,能不能租下咱们再做定夺!”莫唯深轻巧的说着。
    隋经理顿时激动莫名!看着他:“好的!好的!我马上找人去写!”莫少虽没具体说什么可是透出来的信息已经足够让他激动的了。
    “那行,隋经理继续忙着,我们就先行离开了!”莫少笑了一下。搂住苏长歌。
    隋经理立刻知趣道:“是啊,您看,太不好意思了,也没好好招待,回头哥哥请你们喝雨后龙井!”
    “那敢情好!”莫少朝着他笑了笑。
    他们出了店,莫少把身体的大部分力气都搭在苏长歌的身上:“累!”
    苏长歌看他这副样子,好气又好笑:“你怎么又跑出来了,大夫不是让你静卧?”
    莫唯深看着他,眼神泄露一丝情绪。别扭的揉了揉他的头发:“快走吧,我都饿了!”打开车门把苏长歌塞了进去。在他还没有反应过来,自己也挤了上去。把人抱在怀里。
    “你不是刚吃过么?”
    “我现在就饿了不行吗?”
    苏长歌不可置信的皱起眉头:“莫唯深,你是猪吗?”
    司机听到这话,握住方向盘的手都抖了几下。耳朵竖起来往后转,不想错过一丝一毫的八卦,原来冰冷狠辣的莫少,谈起恋爱竟然是这样的!真是太匪夷所思了。
    “开好你的车!”
    司机顿时僵了僵,然后打开储物柜,带上一个超大的隔音耳包。瞬间隔绝了一切声音,可是心里像是被挠了痒痒似得。
    莫少会说啥了!怎么办,好好奇?
    
    第32章 惺惺作态
    
    苏长歌下车的时候,嘴巴都是红肿的,眼角眉梢皆染上了浅浅的桃红。恶狠狠的瞪了一眼旁边这个始作俑者。
    莫唯深则十分得意。
    直接把这个家伙押回医院。一句话都不想说,转身要走,结果刚一动,手就被拉住了。
    “又怎么了?”苏长歌回头凶巴巴的问着,可是配上他微微红肿的嘴唇看上去一点威胁性都没有,反而还有丝丝的诱惑。
    莫唯深的眼神充满着想让他留下来的姿态。
    苏长歌却不为所动:“你为什么跟着我?”他刚到那里呆不到半个小时这个家伙就到了。实在是太过分了。
    “我是怕你……”一向巧舌如簧的莫唯深竟不知如何说,总不能说怕这个家伙会离他而去吧。
    不惜冒着伤口再次裂开的危险来找他。
    当然也不止这一个原因。
    那个许成是他的发小,是当一直帮他打理公司的事情,平常一副精英男的样子,可当莫唯深得知报复的全盘计划的时候,气的砸了一个杯子。胡闹!
    这不是摆明了告诉所有的人,这次事情是他掺和其中,把他暴露在大众的视线之中没什么,但苏长歌不可以,他只是个普通的人,徐家经营多年,盘固根深,这一击是打中了老虎的眼睛,若是他们发了疯也很难缠。
    之前的几件事情都绕不过苏长歌。明眼人一看便知。
    当初想用众人的压力促使他们在一起。但现在却有些后悔。看着苏长歌嗔怒的脸,下意识的拉住了他的手。
    苏长歌被这样深情的看了半天,有些羞恼:“我回去了!”
    这次莫唯深居然没有拦着他。目送着他远远的离开,莫唯深的眼角有着浓浓的不舍。半晌叹了口气,对身后一直跟着他的人道:“找几个人,暗地里保护他!别惊动他……”
    “好!”
    苏长歌这人讨厌别人跟踪他,原本两人感情就不牢固,要是被发现只怕两人更是没有可能,但是他眼下顾不了那么多了。这些跟他的安全相比一切都不重要。
    苏长歌正往家走,手机意外的响了起来,看了一下上面跳跃的号码,居然是他骂过的单位小领导,当初那么一闹基本上算是撕破脸了,这个小人最是记仇的,居然会主动给他打电话,这又演的是哪一出啊?
    手机铃声响个不停,看样子仿佛不达目的誓不罢休似得。沉默了一会儿还是把电话接起来了: “什么事儿?”
    “办公室有你的信,过来取一下!”电话那头说完这句话冷冰冰的挂了。根本都不给他继续开口的机会。
    有信?
    听到这个消息一时间也有些发蒙。这年头有电话电脑微信QQ的谁还写信啊!千里迢迢还寄到办公室去,他辞职都两个多月了。
    苏长歌直接打了个车。先回了公司,那是曾经噩梦开始的地方,可是现在去却感觉恍如隔世。
    公司还是原来的样子,忙忙碌碌的,他一直是公司里最没存在感的。可是这次他刚已迈入公司的门口,所有人都齐刷刷的看过来。
    大家都震惊了,面前这个眉清目秀的小帅哥是他们之前的同事?这也差的太多了吧?不过,还真怨不得别人,之前的苏长歌每天熬夜加班,脸色始终是那种终日不见光的灰白色,不苟言笑的把自己躲在电脑前,连看人的时候都不敢对视别人的眼睛,再好的底子也被折腾的完了,而现在没那么多烦心事儿,整个面色都跟着红润了不少。周身那自然流露出来的气度,竟让人的心砰砰直跳。好几个小姑娘脸都红了。怨怼的看着小组长,谁让他耍官腔弄走了这么一块可口的小鲜肉。真是太讨厌了。
    苏长歌也没做逗留,直接走到原来那小组长的面前:“信呐?”
    小组长看着他,神色有些复杂,哼了一声直接把信交过去。苏长歌看了一下,上面贴着灰扑扑的邮票。那信很轻看上去只有一页纸的样子。
    接过信,苏长歌没再逗留,直接把信揣在兜里。不想再逗留道了一声:“谢啦!”转身潇洒离去。
    那小组长万万没想到这人说走就走。忙叫了句:“等等!”他看着苏长歌的时候心中有些复杂之色:“跟我来会议室,我有话要跟你说!”
    苏长歌回头看了他一眼,小组长居然抖了抖。没错,他后悔了,再也找不到这种又听话又懂事儿又不出幺蛾子的人,现在这群新招来的大学生,一个个不服管教,刚说一句有八十句等着呢。忽然想到苏长歌的好,之前还跟别人嘲笑说他就是个“锯了嘴的葫芦!”。苏长歌离开之后还在等着这家伙后悔,再来哀求他,没想到率先绷不住的是他,所有的东西一团乱,统统压在他的身上,一个月他这边系统都是崩溃的,愤怒的莫名想要告他,却发现跟他连合同都没签,想要扣发他没领的半个月工资,可是这人根本不屑一顾。当初辖制他的举措,却让自己跌了跟头,这去哪儿说理去?
    在今天看见他之前,还想要拿捏一番。可是看见他现在这个样子,嘲讽的话居然说不出口。
    “不用了,有什么话就在这说吧!”苏长歌不耐烦的说着。见够了他那副恶心的嘴脸,这会儿还能平心静气的说话纯粹是修养好。
    小组长感觉到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有意无意的飘过来,有些恼怒,这个家伙,脑子还像木头桩子似得,一点都不懂事。不过这次是他有求于人,也只好压下怒火,勉为其难道:“我知道咱们之前可能有点误会,但是我不觉得是个什么大事儿,说开了就好了,正好你这段时间也没工作,收拾收拾下礼拜一上班吧!”他尽量让自己显得关系很近。
    苏长歌看他惺惺作态都难受直接打断他未完的话:“不用了!我还有事儿先走了!”
    小组长做梦也没想过,这个家伙这么不给他面子,脸色又青又白的,眼睛一扫,忽然看见自己带那个不听话的学生幸灾乐祸的笑,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滚回去,干活!一天天的,都TMD拿自己当大爷,等着吧,早晚跌跟头!”说完砰砰椅子踢的叮当作响。谁都知道他指桑骂槐之意。
  • 本站所有作品均系网络转载,仅供书友免费预览!版权人如果认为本站转载传播会侵犯您的权益,敬请来信告知,我们将立即删除!我们的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