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双性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abo

都市田园人家 作者:萝卜精(上)(25)

字体:[ ]

    “我不爱吃!”他说的理直气壮的。
    苏长歌瞪大了眼睛,皱起眉头:“那你还让我削?”还从来没见过这么厚颜无耻之人。
    莫唯深道:“我就是想看你削苹果的样子。”
    “这有什么好看的!”苏长歌服了他了,抬起头看了一下盐水瓶里的液体已经快要滴下来了。忙按响了床头铃。
    一直到护士风风火火的进来,可是人却有些毛躁。撕胶布的时候手抖得不成样子,大概也知道干部病房的男人来头不小,拔针的时候手抖得更厉害了,苏长歌看着那架势都害怕。
    最后狠狠的往外一拔,针头划这血管壁,带出了一滴血珠。
    看的苏长歌心惊肉跳的。
    那小护士小声的道了一声对不起,摘下盐水瓶直接走了。
    苏长歌忙坐下来问疼不疼。
    “不疼!”看着苏长歌这样关切他的样子,心里美的不行。
    接触到他那火辣辣的目光的时候躲闪开了。房间中的气温不断的升高,察觉有些不自在,电话铃声恰如其分的响了起来。苏长歌松了一口气:“我接个电话!”
    莫唯深心中有几分不爽,刚才差一点就摸到他的手了。
    电话那头是隋老板两人留了号码之后一直没有联系过,电话刚接起来就听那边开门见山的说:“那个翡翠卖出去了,卖了八百万,待会儿我再转一百四十万过去!”
    苏长歌听到听到这个消息眼睛一亮。
    自从父母病了,让他再一次体会到了感觉到钱的重要性,之前翡翠那五百万还以为能花上一辈子呢,关门谢客宴和遣散员工就花了五十几万,买了车库做仓房花了几十万,交了母亲的治疗费两百多万,还给了父亲一百万作为后续的开销。现在手里满打满算只有一百万出头。
    现在A市的房价都几万一平米了,他这全部的钱加起来都不够买上一套二手的三居室的。没想到翡翠这么快就卖出去了。钱是男人的胆,手头宽裕了,腰杆子自然挺得直:“那太好了,多亏您了!回头我请您吃饭!”
    “嘿,要是别人的话,我肯定听听就算了,要是你这小子,那我可要厚颜无耻的凑上去吃了,你这家伙,平常不显山不露水的结果露一手把半个A市的美食圈都给震了,从你那回来之后连续一个月吃肉都没滋味,老哥哥我可苦了,瘦了一大圈!”
    “哈哈!苏长歌笑的爽朗:“这个没问题!”
    隋经理听到他答应了,恨不能今天晚上就跟过去,好好的大吃一顿,别的不说只要一想到他做饭那滋味,口水都要兜不住了。他这些年走南闯北吃过的美食不计其数,没想到吃个普通的家常普通菜给他迷的死去活来的。美食圈有句话大意说越是平凡菜,就越是难做。别看他年纪小,造诣还是挺深的。
    钟天佑在旁边有些急,用手示意他。隋经理清了清嗓子继续道:“今天买翡翠的那个客人,想要见一见你,说有买卖想要跟你谈!你看看,你有没有时间!”
    苏长歌看了看莫唯深盐水也已经挂完了,这会儿正无事,刚被他那火辣辣的眼神吓到,现在还正想出去透透气:“行,我一会儿过去!”
    “那太好了!”
    挂了电话,苏长歌想到即将要到手的钱,就很高兴。
    房间里寂静无声,刚才苏长歌聊天的时候音量不大不小刚刚够传进莫唯深的耳朵里。
    “我还是小瞧你了!”莫唯深的目光犀利闪着幽暗的光芒:“会做美食,还会卖翡翠,你到底还有多少我不知道的秘密没有展示出来?”他的眸光里带着探索之意。
    苏长歌正得意呢,听到他的话如同一盆冷水从头泼到脚。他瞬间的清醒了,还有几分后怕,大概是这一路走的太顺利了,忘记了最重要的一点,事若反常必有妖。
    看来以后还需要更加谨慎才行。
    莫唯深看着他要走,道:“晚上给我做好吃的!”
    “恩!”
    见他答应的痛快,莫唯深这心里才算舒坦点,自打生病以来,苏长歌也算是百依百顺了。若是狠狠的压着他大开大合的干上一番,不知又是何种样子。
    这么一想,一些旺盛的精力又全都跑到下面的某一个点去了。
    他深吸一口气,希望把这欲望压下去。
    那次下药之后,身体虽然解了药,但是心里却折了进去,他算是栽了,最开始笃定苏长歌心中一定是有他的,可是到了现在连他自己也无法确定。
    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他是不会放弃的。
    苏长歌赶到古玩店的时候。隋老板那小身板恭恭敬敬站的溜直。旁边的青年身穿着一身休闲运动,年纪不大,很有青春活力,见人先是三分笑,那笑容很清爽,看着就让人心生好感。小茶水间里唯一一个坐着的是个身穿唐装的老爷子。
    苏长歌总觉得有点眼熟,半天才回忆起,这不是谢客宴那天,非要拉着他要签名的那个老爷子么?听说是什么书画协会的。
    “小朋友,我们又见面了!”白老爷子笑的阳光灿烂。
    “是你!”
    隋老板忙出来打圆场:“白老爷子是我们A市有名的书法家,画家,艺术家鉴赏家!这位从港城来的钟天佑是他的关门弟子!”他隋老板也是后知后觉的。
    “哦!”苏长歌对这些搞艺术的人向来没什么感觉。
    老爷子给钟天佑使了个眼色。
    钟天佑立刻道:“先生请问这个是你的作品吗?”说完从包装精美的盒子里掏出一个雕工精湛的翡翠鸟儿,那鸟儿的眼睛借用了宝石的切割工艺,闪烁间竟活灵活现的。
    白老爷子还从来没见过这个翡翠鸟呢,立刻凑上去,眼睛刚扫上去,就像是黏住了似得。半天回不来神。
    
    第31章 猪
    
    这个鸟儿雕工精湛就算跟那些国内有名的大师们相比也足够争上一争了。只是仍有瑕疵,翅膀出的细致羽毛文理没有雕刻细腻。这么一块带飘花上好的翡翠料子实在是可惜了。但从这个雕刻品上来讲是不错。但就事论事要是把它当做艺术品却还不够格。缺少一个主题,并且鸟儿在雕刻上也不是什么上佳的选择,若是雕成一个展翅翱翔的老鹰也算是个大展宏图之意,显然更具收藏价值。
    只是苏长歌在雕刻中没有想到那么多。
    白老爷子是见过西瓜上的雕花的,能把那么柔软不容易着力的西瓜雕刻的栩栩如生这得多高的技能?多有才华的本事。相比之下这个翡翠的鸟儿反倒是有些大材小用了。
    这个价值连城的翡翠在他眼中仿佛是个练手的材料。
    一想到这个家伙还不知道有多少本事等着他挖呢,老爷子就有些激动!他的双眼闪着兴奋的光芒狠狠的一拐棍给了苏长歌一下:“臭小子,你到底有多少本事没有拿出来!”说这话的态度很是亲昵,像是对着自家亲孙子的似得。
    苏长歌被他这么一甩!有些无语!这老爷子刚刚看着这尊翡翠鸟还很惊喜呢,多大会儿就开始嫌弃了。
    隋老板心中咂舌,可是脸上却丝毫不显,白老爷子是A市的书画界的牛人,眼光高,为人也古怪,平常到他身边都恨不能躲开三尺远。想要拜他的门下更是难上加难。老爷子不缺钱,一直想要找个人来传承自己的衣钵和满身的本事,这些年收的徒弟屈指可数。
    若是能拜入老先生门下,那前途可就光明了。
    玩书画的人那祖上都是有些传承的。按照古话都叫清贵,连寻常的官员都不看在眼里,家里的好东西海了去了。各种外界炒出天价各种名人的字画在他们那都不算什么,满屋子都是。
    “这下您可是交了好运道了!”隋经理这人豪爽,对苏长歌笑道:“这老爷子是看上你了!”说这话的时候语气都是羡慕之色。
    苏长歌听到这话吓得脸色都白了:“开什么玩笑!”
    四个人都在场。白老爷子听到这话一张笑颜如花的脸顿时垮了下来。这么多年想要搭上他这关系的人如同过江之鲫,虽说他没承诺什么,可是那意思只要是个聪明人都能看的出来,没想到反倒是被这小家伙嫌弃了。他也是做了多年大师的人,很有偶像包袱!突然被这样嫌弃整个人都不好了。
    “为什么?”白老先生沉下一张老脸不服是问着,真不是他吹,放眼整个A市还有谁敢在他的面前称大,无论是岁数还是文化造诣全面压垮对方。敢抢他看中的徒弟,还要不要脸了?
    苏长歌这话一落,就察觉可能说错了,在场三个人都齐刷刷的看着他,隋老板是不可思议,钟天佑则是羡慕又嫉妒,白老则愤怒的都快冒烟了,要是在等个半分钟,放点葱花都能炝锅了。
    “我有喜欢的人了!”苏长歌昧着良心说着。
    “啥……”三人的智商齐齐掉线。
    还是白老见多识广最先反映过来,老脸有些不自然的看了一眼苏长歌,整张脸都皱成了一个囧字,掏出了随身的一个小镜子左右照了照,说道:“你想太多了!”遥想当年也是出了名的美男子,没想到这老了老了还被人嫌弃。
    苏长歌顿时反映过来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抱歉,我最近有点神经过敏!网上总有人喊着要给我生猴子!”
    三人同时无语:“……”
    半晌还是钟天佑的眼神装作不经意的转过去看老师,强忍着不笑却不知一张脸都快要憋的变形了。
    眼神刚飘过去就看着白老杀气腾腾的看着他:“你瞅啥!”
    “没啥!没啥!”钟天佑连连摆手。
    白老黑着一张脸看着苏长歌:“是这样的,我想收你为徒!跟我学雕刻……这东西是要童子功的,虽然你现在年纪大了点,但是看样子是个好苗子,我也就勉为其难的收下你这个弟子,将来在A市的地面上有什么摆不平的提我就行了!”
    话音一落,隋经理顿时激动了:“太好了!”
    钟天佑都特别感慨:“这次叫你出来是恩师授意的,查到你在这,也相当不容易。他想要见你一面,没想到费了这么大的周折是想要收你为徒,还真是同人不同命。当年我……”刚想说点什么,白老的眼刀子就过来了。他的话头戛然而止。转道:“这么好的雕工,只要你好好的学习,有老师帮你,想要走出来并不难!可比你开餐馆赚钱多了!”
    “对不起,我有老师了!不能再另行拜师!”苏长歌想到了当年教他的那个御厨,狠着呢,从小到大不知被打了多少回。雕刻的功夫,真是夏练三伏冬练三九,萝卜白菜土豆什么的没少糟蹋,最后可以落可以豆腐雕花。十几年的功力可不是白练的。不过当年师父这么精心的教他,可不是因为心善,而是他们这一门不能子拜父为师。必须隔着传,等把他教出来,让师父的儿子拜过来,这叫代拉师弟。也是给他儿子找个靠山,这一门规矩森严。一旦拜师不可另转他门。
    “啥!”白老听到他的话蒙了,也顾不上瞪小徒弟了,顿时急了,这哪儿成啊,到嘴的鸭子居然飞走了:“你师父是谁?”这人眼光也太好了。居然能跟他想到一块去。
  • 本站所有作品均系网络转载,仅供书友免费预览!版权人如果认为本站转载传播会侵犯您的权益,敬请来信告知,我们将立即删除!我们的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