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双性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abo

都市田园人家 作者:萝卜精(上)(24)

字体:[ ]

    莫唯深见他要生气的模样连忙道了句:“我胸口疼!”
    苏长歌无语的看了一眼他,在看到中午空空如也的饭盒,中午带的骨头汤居然也喝的干干净净的:“不是告诉你别吃那么油腻吗?你现在饮食上要清淡才行!”
    “不是我吃的!”莫唯深想到这个事情就气不打一处来。那个可恶的家伙居然趁着他睡觉,把苏长歌亲手给他煲的汤喝的一干二净,一点都不拿自己当外人:“被一个讨厌的人喝了!”他咬牙切齿的说着。这种爱心美味餐他还没吃过几顿呢。 心里默默的骂了他好几遍。
    被称作讨厌家伙的精英男狠狠的打了个喷嚏。
    “董事长,您是不是感冒了!”下面的几个经理忙体贴的问着。董事长肯定是脑子不清楚,不然怎么会提出这种匪夷所思的事情呢。
    “没感冒,大概是来之前吹多了空调吧,刚才的计划大家还有没有什么异议?”精英男环视了一下四周。眼见这几个经理欲言又止的样子,道:“王经理你是不是有什么想说的!”
    “我们是针对环球地产的做法不能苟同,他们连作为我们的对手资格都不够,对上他就算赢了,姿态也难看,像是有意在打压小公司似得!”王经理话音一落,众人都附和的点头。
    环球地产听上去这名字高大上,但实际上一个公司才三十多个人,规模也不大,业绩也一般。平常就是在酒会中走过都无视他们。现在董事长居然说要抢他们的单子。他们最大额的单子才几百万的楼市,连小组任务都不到,充其量也就是个单人考核效益,用公司这么大的资源能量去挤兑一家小公司,无论是公仇还是私怨都不合适。说句难听的,简直就是大炮轰蚊子。
    赢了也胜之不武,再被同行们压上一顶打压新人的帽子,听着都觉得欺负人。
    “我看你们是坐办公室太久了,最近一直没有什么对手,松懈了,现在是有种由内而外的优越感,觉得他们是弱小,所以不忍心是这样吗?”精英男一阵冷笑。
    全场鸦雀无声。
    精英男继续道:“别忘了我们的企业文化是什么,要有狼的精神,勇敢、孤独、团结、残忍!每一个大的公司都是从弱小成长起来的。蚊子再小也是肉,地盘再少也是市场份额!收起你们可笑的同情心,好好反省反省,目前公司的状态是什么!别嘴上说的好听,到时候再在这上面栽跟头,让人贻笑大方!”
    “是!”经理们异口同声的说着。
    精英男率先走出会议室。
    待他一走,空气中的压力瞬间在轻了许多。经理们面面相觑,想说的很多但是却什么都没说出口!都听出董事长话语里不满之意,现在哪儿还顾得上同情别人,要是这个事儿办不好自己都得卷铺盖卷走人了。现在在盘算一会儿怎么跟手下说,让大伙儿齐心合力把那个什么环球地产给收拾了。
    精英男回到办公室思索,环球地产可是徐家在市最重要的一个资产,注册资金一个亿,虽然法人和代表人都是外人,但是营业额却不少。不然怎么够徐家大少爷天天花天酒地呢。
    他赚的那点钱还看不进眼里,但是千不该万不该这么嚣张。
    精英男想到什么,半晌拨通了那个电话:“你可想好了?”
    “我想好了!”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姑娘的声音,只是这话语中却带了几分悲凉,她就是那日喝多被徐大少直接带回酒店,然后一群人把她糟蹋了。第二天丢了几千块钱扬长而去。她报了警,结果警察非但没受理还通知了徐大少,徐大少直接去学校找她,找了几个太妹当着老师同学的面给了她几个耳光,还宣扬的到处都是,明明她是受害者可是传来传去却变成了嫖资没谈拢,男生看见她就吹下流的口哨,女人看了她就冷嘲热讽说什么一个巴掌拍不响。连带着家人都收到了影响。
    几次上访,都被挡了回来,被关在漆黑的小屋里,一关就是几天,这种私刑带来精神上巨大的疲惫,患上了很严重的抑郁症!直到精英男联系了她,说用她的命,换徐家倒台。她答应了。她根本不想知道对方是谁,活着对她已经拖累。如果能把徐家拉下神坛,也值了。
    “你有什么要求吗?”
    女孩顿了顿:“我死后,能不能给家里一笔钱!”
    “你要多少!”
    “三十万!”
    “可以,三十万美元,把你父母转移到国外的城市,你的弟弟可以去国外最好的贵族学校,一套房子,一台跑车!”
    “希望你说话算话!”
    “我从不说假话!”精英男顿了顿:“其实我建议你考虑第一个,只需要站出来揭露他就行了,你还年轻……不用……”
    “不用说了!”女孩打断他的话:“人言可畏……只要能把他受到惩罚,我就没什么遗憾了!”女孩声音中带着前所未有的坚决。
    “那好吧!”精英男有些叹息,这一套都是莫唯深几年前玩剩下的,跟他比,自己还是心软了点!
    ……
    徐子凯只觉得眼皮一直在跳。心里慌的厉害。一整天站不住坐不下的。连看文件的心情都没有了!电铃的声忽然响了起来,叮铃铃铃铃……那刺耳尖锐的声音扰的人心烦意乱的。走过去想要接起电话,可是不小心碰到桌角的书本,哗啦啦那书全都掉在了地上。他胸腔上下起伏,气个不轻,也不知是跟自己置气还是怎么的。直接从书本上踩过去,把书用皮鞋狠狠的提到一边,这气儿才顺畅一点,走过去接起电话:“喂……”
    “子凯,你爸……你爸进去了,是双规!”
    什么?徐子凯顿时眼前一阵阵发暗:“这不可能!”老爷子今年都六十多了,已经坐到了文职类相当高的官衔,连那些经常上电视出国访谈的大人物看着老爷子都恭恭敬敬的,怎么会突然传出这个消息。最近,家里也没结仇啊!忽然一个名字浮现在他的心头。
    “莫唯深!”他的瞳孔骤然紧缩,不对呀!他就算有能力也只是泛泛,绝达不到影响上面的地步。可是老爷子是他们家族最牛逼的人物,一旦垮台,树倒猢狲散,他第一反应的是自己,没了四九城这一层关系他可怎么办。
    “子凯,你想想办法!”一辈子倔强的老太太,这会儿反倒是没了主意,说着话呢哭腔都上来了,扰的他越发心头烦躁:“等我想想办法!”话一落就把电话挂了。
    他喘着粗气!
    不大一会儿,那个说话讨厌的小保姆跑了过来:“老爷你快看看网上,出大事儿了!”
    她这话一出,徐子凯狠狠的瞪了一眼这保姆,真是个讨厌的乌鸦嘴,早知道就不该把她放在身边:“滚出去!”
    小保姆被骂的委屈,撇了撇嘴偷偷瞪了他一眼,转身走了。
    徐子凯刚一打开网页,哗啦……弹出来的第一个页面新闻居然是:大一女生肇事身亡,被害人曾将其轮女干。配上的大图竟是儿子那个视为珍宝的银色跑车。
    心中一紧忙点开看。
    里面一行行竟直指自己的儿子和侄子!甚至还配上他们车祸中的图片!事发距离现在已经三个小时,发出新闻也足有一个小时了!他又惊又怒!这么长时间了,竟没一个人通知他,这意味着什么!难道说已经有人知道他们家在京城中的变故了吗?若说之前还不明确,会儿已经清楚了一定是莫唯深干的。
    两件事距离这么近!若不是精心谋划他绝不相信。
    他的浑身开始抑制不住的颤抖,恐惧侵袭了他整个心灵,他错了!不应该放纵儿子持枪伤人还不闻不问。
    悔不当初,可是有钱难买早知道。这个男人还在医院里躺着,居然能控制这么大的局面!太可怕了!
    手机急促的响了起来:“徐哥,环球地产完了……单子都被抢走了,员工都跳槽了!现在工商税务来查,咱们账面上套走那五个亿怎么填!”说话的是他当初指定的傀儡法人。若是有事儿他一样要玩完!不害怕是不可能的。
    三拳重击……他的手脚一片冰凉。
    那小保姆不情不愿的进来,看见脾气坏的老爷脸色又青又白可怕极了,忍不住一声尖叫。
    他这一声倒是给徐子凯弄的清醒了几分:“吼什么!”他的指甲狠狠的掐进自己的肉里,不能慌!这会儿他才是主心骨,老爷子那边顶多被剥夺政治权利,最坏回来养老,儿子那个花钱弄些水军搅浑视线。账面亏空的那个他从未出面,之前做的也是滴水不漏,大不了把傀儡推出去顶缸。回头再好好跟莫少道个歉,满心后悔也无济于事,事已至此他必须撑住!否则这一切都崩盘了。
    “你来干什么?”他现在烦透了这个小保姆,总觉得她就是个扫把星,一出现准没好事儿。
    “医院打电话说,大少爷车祸脾破裂造成腹腔感染和肾衰竭,人没拉到医院呢,就没了……”
    轰隆……徐子凯两眼一翻晕倒了。
    “老爷……老爷!”声声尖叫犹在耳畔,他却一点都听不到,脑海中最后一个意识是:“完了,全完了!”
    徐家一团乱,城南古玩店中也是一片慌乱,又是端茶又是倒水的。把几个漂亮服务员脸上都笑出一朵花来,别看这金主年纪小,听说可是从港城来的。买走了他们着的镇店之宝,就是那个漂亮的翡翠鸟儿手把件。
    不知道卖了多少钱,但看老板这笑颜如花的样子,一定很满意这个价格。
    “您还真是眼光独到,八百万的价格绝对是赚到了,高级翡翠有行无价,A城还是小了点,要是放在拍卖行里,您也懂得!”隋经理笑着说。
    “是啊!这鸟儿雕刻栩栩如生,跟色泽糅为一体,真是鬼斧神工啊!”说着话的是一个青年人。穿着一套价值不菲的运动服,看着就健康阳光。很容易让人产生好感,他是港城四大家族钟家的小儿子,钟天佑。
    居然会来这里,交谈一番之后很快买走了这个翡翠手把件。不愧是大家族的儿子,几百万花出去连眼皮都没眨一下。
    “那是,那是!”隋经理现在心情大好。
    钟天佑眨了眨眼道:“不知这雕刻玉石的师父,您是否认识,不知道能不能帮我引荐一下?”
    “这个……”隋经理有些犹豫。
    “先生放心,我一定记得您的好!”钟天佑说完爽朗的笑了一下,露出两个酒窝。
    “好!”看起来不是什么坏事儿。隋经理看着他:“我能不能冒昧的问一下,你找他干嘛?”
    “实不相瞒,我这次来A市就是专门为他而来的!”钟天佑轻声的说着。
    
    第30章 答应
    
    苏长歌给床上的病人削苹果,小刀在他的手里轻巧又灵活,手腕配合的一圈一圈的转动,苹果皮很薄一直连着不断。阳光静悄悄的照在他的身上,安静又美好像极了天使。
    目光专注,像是一幅画。
    “给你!”苏长歌直接把手中削好的苹果递给他。
  • 本站所有作品均系网络转载,仅供书友免费预览!版权人如果认为本站转载传播会侵犯您的权益,敬请来信告知,我们将立即删除!我们的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