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双性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abo

都市田园人家 作者:萝卜精(上)(21)

字体:[ ]

    苏长歌!他默默的念了一下这个名字。眸光闪烁着坚定的光芒,不管你到底喜欢谁,我一定都要得到你!
    “来人!”莫唯深把为首的那个保镖叫在屋里。
    看着满面疮痍的地上,这保镖顿时就蒙了:“莫少,你的伤口!我……我去给您叫医生!”
    “慌什么,我有事情找你办,一会儿你找个机灵的,跟踪那个男人,查一查他的底细!”
    “是!”
    莫少诡异的笑了一下:“叫人把地上收拾一下!”
    “好!”保镖连头都不敢抬。总觉得耳朵都要竖起来了,总有一种莫名的恐惧感。
    果不其然,下一秒,莫唯深的手狠狠的挤压了一下刚刚缝合的伤口。瞬间,血涌了出来。湿透了包裹的棉纱布。空气中传来浓郁的血腥味。
    每一分每一秒都在刺激别人的嗅觉。
    保镖只觉自己额头上都渗出了汗水。莫少做这个的时候连眉头都没皱一下。他是保镖最是清楚这种伤口二次裂开的疼痛。那简直比刀子割肉还让人难受,更叫他害怕的是心里上的恐惧。
    从来没有人会让他这么害怕!面前这个男人对自己都这样狠,好可怕。
    不一会儿外面进来的保洁阿姨就把一片狼藉收拾的干干净净。
    莫唯深脸上波澜不惊的,可越是这样越加重这保镖的恐惧,他无数次刀头舔血过来的,对危险的感知极其灵敏,那些看上去平常,才是最危险的,仿佛风雨欲来似得。
    “把苏长歌叫上来,就说,我伤口裂开了!”他说这话的时候声音中还带着些愉悦。看着涓涓流淌出来的鲜血保镖陡然一激灵。
    立刻回了一句:“好!”随机逃离似得出了病房。
 
    第26章 尊敬
    
    站在窗边,看着身穿黑西装的保镖出现在他耳畔说了点什么。苏长歌的表情顿时有几分慌乱,急急忙忙的跟那个碍眼的男人打了一声招呼。然后就火速的往回走。
    莫唯深的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胸前的伤口处传来剧痛的感觉,仿佛有一团烈火在烧灼他的胸口。
    过了几分钟!碰……门被大力的推开。
    莫唯深优雅的转身,胸前已经尽数被血染透,浓郁的血腥味袭来,鲜血竟把纱布整体都沾湿了,触目惊心。
    苏长歌的脸色瞬间白了:“怎么……怎么会这么严重!医生来过了吗?”
    莫唯深招呼他过来。
    苏长歌刚一走进,就被他压在墙上。
    等他后知后觉反映过来的时候,一个吻涌了过来,带着凛冽的寒意。
    “唔……”他一声闷痛,竟被这家伙咬破了嘴唇,混着鲜血的味道,带着霸道的姿态冲进他的口腔,很快一股浓郁的铁锈味充斥了这个脑海。
    苏长歌愤怒的瞪着他,当对上他的眼睛,心里忽然抖了一抖。
    他的瞳孔幽深带着冰冷的光芒,仿佛一个清醒的野兽,正在盘算如何吃掉面前的猎物。
    他想要推开这个人,可是手刚触及他的身体,就被一股湿漉漉的感觉给缩了回来,那是他身上流出来的鲜血。
    浑身打了个寒颤。
    一股恐惧的念头蔓延开来,竟再也没有抵抗之力。
    任凭他霸道的亲吻着。
    一吻作罢。
    耳朵被人轻巧的揉捏,那是苏长歌较为敏感的地方。被这样一捏,脸都红了起来:“放开我!”也许是刚刚被强吻过,他此事说话还透着轻微的喘息,越发的叫人欲罢不能了。
    “刚刚下面那个男人是谁?”莫唯深漫不经心的问着。
    苏长歌皱起眉头。心中一阵打鼓,哥哥既然连他都不告诉,肯定身份复杂,况且又这样忌惮莫唯深。这会儿说出来显然不是什么聪明的选择。
    他略微迟疑了几分钟。却叫莫唯深有些不满:“这么护着他!”
    苏长歌平白抖了几下:“你先去叫医生看一下!”浓郁的血腥味充满了他的嗅觉。
    “跟我在一起吧!”莫唯深已经不想忍耐,也不想没那闲工夫温水煮青蛙了。看着苏长歌害怕的睫毛都在轻微颤抖的时候,心里那些暴戾的气息居然平复了不少。
    苏长歌微怔,他的眼睛里有自己看不懂的神采,这已经是第二次说出这种话了。难道他是认真的!
    可是哥哥的话还犹在耳边。他这会儿根本不知道如何回答。
    “容我想一想!”苏长歌别过头,半晌又转回来义正言辞的说:“我去给你叫医生!”
    莫唯深看着他,右边嘴角轻轻的翘起。半晌说了句:“好!”大脑的眩晕感越来越强了,手指开始冰冷,他的力气也逐渐在流失。
    莫唯深靠在墙上,滴落的鲜血足有一小摊。
    苏长歌把他扶在床上,直接冲出去了:“医生!医生……”
    不多时听见一阵阵杂乱的脚步声传来:“哎呀,这怎么弄的!送急诊室!快叫血库送血过来。”
    苏长歌焦急的声音和医生慌乱的抢救声在耳畔渐行渐远。
    终于陷入悠悠的沉睡。
    ……
    徐家,纵使没去医院,但消息灵通着呢,莫唯深第二次进手术室,情况危急很多。叫人越发的坐不住了。
    这个仇算是结大发了。
    看着鼻青脸肿的儿子,和肋骨断了几根的侄子。许多生气的话也没法说出口,事情既然已经出了,还要找出解决办法才是。
    他现在满心焦头烂额,还在犹豫要不要告诉远在四九城的老太太,几次踱步终于下定决心。
    拿起电话拨开那个号码。说起来他很快就要任职期满了。在这个当下出了这样的问题,实在是让人心里忐忑:“妈……”
    “你这臭小子才知道给你老子娘打电话,我的乖孙呢?最近怎么样?学习累不累!”老太太的精力旺盛。
    “你乖孙子惹祸了!”听到这话徐子翔就气不打一处来,要不是老太太这样惯着,他又怎么会闯下这么大的祸事,真是坑爹了。
    一听他这话语里的指责,老太太顿时不高兴了:“大小伙子哪个不闯祸的,就你小的时候也没见你安分过!十几岁就知道搞大别家姑娘的肚子!要不是你老子娘给善后,有你今天!”
    徐子翔听到这话脸上立刻讪讪的:“那不是都过去的事儿了吗?您别老提这个!”
    “说吧,我乖孙又咋了?”
    “当街持枪伤人!”
    一听这话老太太就急了:“我乖孙可不是那样性格的人,肯定是气得狠了,要我说你这个当爹的不去安慰自己的儿子,还反过来指责他,我一手带大的孙子我最知道他。肯定是受了不小的委屈!你这个当爹的也不称职。”
    老太太噼里啪啦的一顿说,在老太太的心里,就是他这个亲儿子也得往后排。
    “妈……”徐子翔不满的拉着长声长调:“他这惹的不是别人是莫唯深!”
    老太太的脸色立刻一变,心也开始突突了,半晌道了一句:“他现在已经不在莫家了。你看着办吧!”
    徐子翔听到这一句话,心里稍微安定了些。也是他不好,听到这名头太大,一时间竟乱了阵脚,这样的话一会儿叫司机给送两样阿胶鹿茸之类的补品。然后静观其变吧。
    ……
    苏长歌回到别墅之中。打算给他做几样补血类的。
    煮了个红枣银耳粥。还放了,山药,红糖,黑糯米,龙眼肉,这可是滋补的佳品,当年宫里的娘娘生产完之后最爱喝的一道甜品。所有的食材还拿灵泉水泡了泡。才熬煮了十几分钟就炖出香甜之气。
    怕那家伙不爱吃甜的,又给炖了一道骨头汤。
    棒子骨,先焯下血水。
    闻到空气中油腻腻的猪肉味。忽然喉头一阵恶心感袭来。他立刻冲了出去,吐了个昏天暗地。
    把胃里的东西几乎都要掏空了一般。
    可是那恶心的感觉还是没有消弭。
    “你怎么了?”一个中年的保洁阿姨突然说话。
    苏长歌起身跟他问了个好。皱着眉头显然身体相当不舒服。
    她身上穿着酒店的制服,才意识到这酒店的别墅每天都有专人打理的。只是这些人每次都在人出去之后打扫,所以从来没撞见过,只是他今儿提早回来了才发现。
    这酒店的打扫阿姨有些担忧的看着他。
    “我没事儿,就是突然闻不得油腻腻的味,闻着就恶心!”
    打扫阿姨说:“估计是不通风的缘故,一会儿我把窗子通通风就好了!”阿姨看着他,能出入在这种地方的人又有几个是等闲之辈,只是他模样清秀乖巧让人喜欢。再聊上几句,一点没有有钱人那骄纵跋扈的样子。阿姨竟开起玩笑来:“小伙子有没有女朋友啊!”
    “没有!”苏长歌眼睛亮了起来,两世为人还没谈过女朋友呢。
    “像你这样条件好的,什么样的女孩子找不到,可惜了我女儿出嫁的早,不然一定安排给你们认识。”打扫的阿姨话语里都透着遗憾。
    这年头像他这样的谦和有礼貌的小伙子不多见了,更别提还会做一手好菜。
    “阿姨你也太幽默了,你看上去也就三十多岁的样子,哪能女儿都结婚呢!”
    “哎呦呦,小伙子太会说话了,我今年都四十七了,我女儿连孩子都有了。不过说起来她怀孕的时候也跟你一样闻见油腻腻的东西就想吐……”扫地阿姨说的正起兴,完全没注意到苏长歌一瞬间不自然的脸色。
    阿姨等了半天见没人回她,心里讪讪的,道:“那您先忙,我干活了!”
    苏长歌完全陷入了她刚才的话中,怀孕……
    开什么玩笑,一个大男人生什么孩子!若是一般人估计笑了笑不当回事儿,可是苏长歌不同,灵魂不灭,重生而来,哪一件事能是正常用科学解释的了的事情!对这种匪夷所思的事情接受能力相当之快。
    距离上一次醉酒之事已是一个月有余。难道说……
    忽然有种在风中凌乱的悲催感。
    堂堂御厨!那在宫中也是备受人尊敬的,结果到了现代,先被人那啥了,然后还揣了一个。他捂住脸,完全生无可恋的样子。
    脑子一片浑浊的去了厨房。把骨头沥水捞起来,也不顾上什么精细的做法了,直接放了海带萝卜,花椒大料、白糖、白醋、白酒,放倒一旁炖着去。自己则搬个凳子坐到一边,脑子一片空白。
    下意识的用手捂了一下肚子,满脑子都有种错乱的感觉。不多时锅里的骨头也熬好了。纵使心不在焉,但是对时间的把控几乎可以到艺术的程度。
  • 本站所有作品均系网络转载,仅供书友免费预览!版权人如果认为本站转载传播会侵犯您的权益,敬请来信告知,我们将立即删除!我们的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