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双性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abo

都市田园人家 作者:萝卜精(上)(2)

字体:[ ]

    “刘婶儿,我来看看店!”他吸了吸鼻子,可是那微红的眼圈却骗不了人。
    刘婶儿今年六十多岁在苏家食馆这里打扫卫生,她男人是这的采买,现在大厨走了也帮着掌掌勺反正都是些家常菜。饭店里还有几个服务员。现在人不多,就玩手机。
    刘婶儿笑道:“你来看看也好,这个月底店就兑出去了,还剩下二十几天,你爸还说他们有祖训要把牌子带回去,之前还总说你不上心家里的饭馆,担心后继无人,你爸要是知道你来肯定高兴。这祖宗传下来的东西那可都是淌在血液里的。哪能后继无人呢?这租金忒贵,就这么百十来平米的地方一年要十五万啧啧啧……哪个能赚回来的?”
    苏长歌垂下了眼睑。
    怕他心里难受,刘婶儿忙道:“嗨,我说这干什么,人都三穷三富过到老,哪有那么顺当的,你们好好弄,到时候我还给你们干!”
    “谢谢你,刘婶儿!”
    “谢啥,我也算看着你长大的!”
    苏长歌道:“我想请几桌老客人,关门前最后再吃一顿苏家菜!”
    刘婶儿楞了一下,看了一眼苏长歌,还做一顿饭?他才下过几次厨房啊?上下打量他,苏长歌是男孩中少见的漂亮。那一双手白皙每个指甲都修剪的圆润漂亮。这哪儿是做菜的手啊?撑死也就会煮个方便面。五谷不分,四肢不勤,别说做菜了,当年让他来这收账,他还不愿意呢?不过是心血来潮而已。可是他那明亮的眼睛里仿佛透着水,温柔的说着话,让人不忍心拒绝。这孩子从出柜了之后就一路被人磋磨,明明是那样好的相貌可偏偏明珠蒙尘,沾染上了社会的悲叹。多久没见到他这副模样了。
    刘叔在前台抽烟,怕这孩子失望,忙把烟掐了:“好好!到时候我也有福喽,吃顿小少爷做的菜!”
    刘婶儿干咳了一下。
    苏长歌听了这话,眼睛亮了,回答的又脆又响:“对!一会儿我就回去写请柬!把该请的人都请上!”他心里打定主意,之前捧场的那些老饕食客,这么多年对这里颇为关照的顾客一样不能落,让他们好好见识一下苏家菜的精髓。他转身去了后厨。
    刘婶儿望着他离去的背影,对刘叔微皱着眉头:“你瞎答应什么,小孩子不懂事儿你也跟着起高调!这账面上还有多少钱够他这么折腾的,再说他哪儿会做什么菜啊?到时候叫人看笑话。”她皱着眉头,现在置办席面就算是成本也要大几千块钱,有这钱干什么不好。白请人吃饭,这不是拿钱打水漂么。
    刘叔难得看见他这么高兴,真不忍扫了他的兴致,A市虽然大,但圈子小,他侄子跟苏长歌在一家公司,受的那些鸟气都转述回来,连他都恨不得骂那个领导狗仗人势。心疼苏长歌却也没办法,有自己的日子要过,谁也管不了谁,眼见着他越来越平庸无能,心里心疼,可是男的就是羞于表达关心之情,话说出来就变味,龇牙道:“你管得着么,人家祖上可是御厨!”
    看着自家门可罗雀的餐位,说这话总有一种讥讽的感觉。气的刘婶儿抡起抹布抽了他好几下:“叫你说风凉话!”
    厨房中,苏长歌呆呆的看着手掌,颇有些惊喜。他竟有了一段灵泉。刚才试了试用灵泉泡了一下番茄,小番茄瞬间变得红润有光泽。咬一口酸甜多汁,外皮还有清脆的口感。好吃的不科学!再咬一口没泡过灵泉的小番茄。汁水少,酸中带涩,吃在嘴里皮咬不断一节一节的,好像蜡条似得。
    苏长歌见这厨房只有几把蔫蔫的蒜苗,不新鲜的番茄,快要脱水的黄瓜甘蓝。东西不多,摆放的也杂乱无序。冰柜里空空如也,怪不得刚才说置办席面刘婶儿的反应那么奇怪呢。看来,想要重振苏家菜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
    苏长歌刚进厨房没多久。林卫就来了,穿的一身名牌,新车就停在门口,他这个餐饮界小开下榻这种苍蝇馆子,眼睛里都掩不住嫌弃之色:“苏长歌在这儿?我刚听他老板说被开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刘婶儿跟刘叔面面相觑,皱着眉头怪不得他来的时候眼圈红红的呢。之前也没多想,竟是被单位辞了。
    不过刘婶儿看见他这就没个好气,谁不知道他们俩是一对。林卫跟他在一起。还在外面沾花惹草的不干净!这会儿更是趾高气昂的,活像谁是他们家下人似得。
    “你来这里干什么?”刘婶儿横了一声。
    “自然是来找苏长歌摊牌的!”他讽刺的一笑,虽然苏长歌长得不差,可是现在越来越拿不出手了。像个弱鸡似得。面皮又薄还玩不开。在一家烂公司都混不下去。不就是惦记上他们家的钱么?哼,又不给上,装的跟个正经人似得。凭什么给他钱!今儿一定要分掉!说起来这会儿来馆子堵着苏长歌不可谓不阴险。自打把苏长歌把老爸气住院了之后。就很害怕公众场合丢人现眼。到时候一会儿不介意声音更高点,让外面的人听听。这次肯定能分掉。
    林卫这话一开口,连刘婶儿都有些下不来台,虽说感情是两个人的事儿,可他这么堂而皇之的在大庭广众下表示:老子是来甩了他的。真让人咽不下这口气。可不忍又不行,生怕他再说出什么,叫人尴尬。
    林卫堂而皇之的走进后厨,一眼就看见苏长歌拿着一个小番茄把在手心里玩。他的手指白皙如玉,红色的番茄仿佛一颗上好的珠宝似得。他似乎陷入深思。眉头似蹙非蹙。明明还是这个人,可就是让人移不开眼。
    苏长歌只感觉忽然闯进来一个人,转过头,所有的情绪都僵硬在脸上化成浓郁的厌恶感,来的不是别人,就是苏长歌要死也要拉着的小男友——林卫。
    然而林卫也很快回神,甚至还嫌弃的看了苏长歌一眼,嘴角噙着冷笑,刚才居然看他看的呆住了,想来这个人为了留住自己凹了半天造型吧,叫人恶心!站的远远的,还未等苏长歌开口,林卫就高八度的道了一句:“我们分手吧!”
    
    第2章 爆料
    
    林卫有一种奇异的感觉。似乎苏长歌身上有说不出的变化,但心中却总觉得这家伙说不定在耍花招:“我警告你,不要再来纠缠我了!”
    苏长歌心中的厌恶感几乎压制不住。这个男人哪里好?不止薄情寡义,就连恶毒起来远超乎想象。
    论起来林卫在A市也算是响当当的人物了,是绿城人家餐厅的少东家。绿城人家在全国有五十多家连锁店,水涨船高,他在众人眼中也算是年轻有为。
    他相貌英俊、出手阔绰,身边总是聚集了一群狐朋狗友。
    大概玩腻了夜店那一套,看上了漂亮单纯的苏长歌。可是他的帅气多金并未打动苏长歌还似乎起了反效果,让苏长歌他躲着自己走。
    策划找人曝光苏长歌喜欢男人这个事情,他推到众矢之的位置,苏长歌的所有快乐似乎都提前结束了,每天被各种闲言碎语,口诛笔伐给包围。这个时候林卫开始柔情蜜意起来。苏长歌年纪小,哪儿经得住这个。一来二去也就有了感情。
    可林卫还嫌不够,竟不知听那个狐朋狗友说起来调教人格来。先是给他带到奢侈品商店给他选那种看价格就目眩神迷的牌子。然后死命的夸奖。以送礼物的方式不断的给他大牌,想让他的眼界越来越高。对金钱的依赖越来越高。然后就再也离不开他了。
    他主意虽然打的好,却料错了苏长歌,他爱上了林卫。可是他的爱很快的让林卫感到厌倦。
    眼见苏长歌似乎偏离了他的预期,有种病态的厌恶,撤销了他所有的开销,只想支付一笔分手费。然后离开这个人。可是苏长歌第一个喜欢的人,怎么肯轻易的放弃这个爱情,可是林卫恶毒起来却叫人咋舌,私下搅黄他的工作,找人在工作上排挤他。甚至找来男同当众羞辱他。
    这一系列的举动夺走了苏长歌的自信,甚至当年为真爱反抗到都变成了一个笑话。
    这个男人毁了他的一切。如今还骄傲的扬起下巴说要分手,仿佛让对方失魂落魄对他而言是一种愉悦的体验,甚至不惜把对方推向地狱。
    苏长歌刚要说话,外面风风火火闯进来了一个人,正是□□中当家小鲜肉。
    林卫的新欢:“苏长歌,怎么还不想放手啊!要我说,他现在连看你一眼都不愿意,你就放过他吧!”说话间整个身子像是没骨头似得贴在林卫的身上。林卫顺势一搂。
    “好,分手吧!”苏长歌干脆的说着。
    小鲜肉忽然感觉林卫的身体颤抖了几下。
    刚刚那句话他说的干脆利落,毫不拖泥带水,甚至还有几分掩饰不住的嫌恶。明明是他甩苏长歌,可是这会儿一口浊气却堵在嗓子眼里。
    这小鲜肉虽然还不到二十岁,但在声色场所混的最不缺的就是一份眼力,看着他这副模样心中咯噔了一下。
    嘲讽看了苏长歌一眼:“好本领,这叫什么?欲拒还迎?哥哥回头好好教教我,揣摩男人的心思,真是一挂一个准。林少你说是不是?”
    “滚!”苏长歌看着他们在面前惺惺作态的就恶心。
    “你别耍花招,你以为我们爱来这里啊?”小鲜肉嘲讽嗤笑着说。
    林卫从刚开始眼睛就没离开过苏长歌。胸腔上下起伏,可是半晌都没说出什么话来。直愣愣的看着他,说了句:“你…好自为之!”这话竟还有三分情愫和关怀。
    苏长歌定定看着他:“我始终相信一句话,人贱自有天收!且等着吧。”
    “你!”小鲜肉气的直跺脚。本想要在这个失败者的身上找找存在感,却没想到他这冷若冰霜的模样,倒显得自己是个笑话,可恶!
    林卫脸色复杂:“我们走!”他原本准备好许多话,可是现在一句都没用上有几分屈辱之感。高高在上的优越感,居然神奇般的消失了,还真是邪门。
    苏长歌静静的看着他们相拥离去的背影,嘴角浮现一丝冰冷的笑。
    招惹了不该惹的人,想要毫发无损的离开,是不可能的。
    林卫的绿城人家在A城也是小有名气。其中几家店到了饭点都要排队等座儿,就是排一两个小时也不稀奇。越是这样,越让人趋之若狂。吃饭等一会儿算什么,不排队的这餐馆肯定不是什么好店,这话不晓得是谁先说的,但显然拥护者众多。
    林卫开着车带着小鲜肉回到自家的饭店,看着小鲜肉一副大惊小怪的拍马屁。骄傲的像个王在巡视自己的国土,分手的事情过去两天了,心中还是愤愤不平。
    听人说他居然敢公开的顶撞上司。旷班甚至打电话把上司骂的狗血喷头。说到分手更是干净利落。
    真是奇怪,这个家伙不应该苦苦的哀求他,求他回忆起两个人当年的感情,求他再给他一次机会么?
    在贵宾VIP包间中狠狠的喝了一口酒。辛辣霸道的滋味狠狠冲进他的口腔,方才有几分爽感,像是被自己养的小绵羊朝脸给了一蹄子。真想扒皮拆骨,狠狠的羞辱一番才能解气。
    绿城人家的VIP的包间装潢的舒适大方,昏黄温馨的灯光,柔软的真皮沙发。古色古香的做旧木头桌子,上面还有可爱的小绿植。
    外有人在大厅弹着舒缓的钢琴,让人随之放松。难怪绿城人家餐馆红火成这个样子!
    就冲这一份舒适悠闲也值得了。这年头谁还真想去吃饭?无非是看店家能不能做出点特色来。
    “林少!”小嫩草抛了个媚眼。说话都变得嗲嗲的。穿着一个白色的衬衫不知什么时候解开了两颗扣子露出里面精致的锁骨再看似乎还能看到里面小小的殷红果实,似乎暗示点什么。
  • 本站所有作品均系网络转载,仅供书友免费预览!版权人如果认为本站转载传播会侵犯您的权益,敬请来信告知,我们将立即删除!我们的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