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双性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abo

都市田园人家 作者:萝卜精(上)(16)

字体:[ ]

    看了一下琳琅满目的蔬菜和肉类,微微思索了一下。
    做一个肉丸子面条吧!
    他做这个颇为拿手,那时候皇帝苦夏,吃不下东西,御膳房挖空心思想要做点让他能吃的下去的。那工序繁复连蒸个米都要三蒸三泡,用最新鲜荷叶上的露珠混入甘泉水。焖出来的米饭真是十里飘香。可就算这样皇帝仍然吃不下去。
    太后娘娘眼见皇帝吃不下饭,身体越来越瘦急了,那会儿给御膳房下了死令,再吃不下饭就让他们陪葬。
    最后还是他做了一碗丸子面和一碟酸萝卜引皇帝食欲大开。一边吃了两三碗。
    那个时候有煨好的老汤。肉丸子选自极其鲜嫩的肉猪,五分肥五分瘦。弹香细嫩,汤汁鲜亮。面条顺滑那吃上一口才叫享受。
    可是现在这还是没有!
    这五星级的套房已经算是东西齐全了。要是一般人肯定会被这满满冰箱里的东西给震慑到,他可是在御膳房呆过的。见过的听过的不知多少好东西。见这里只是觉得东西不全。
    做这肉丸子面,最重要的就是汤和肉丸。
    肉一定要快刀剁的肉馅,若是剁成肉糜就不好吃了。必须得剁成肉粒这样吃上去才有特殊的口感。加入蛋清顺着一个方向搅,这样才能搅出肉筋来。吃上去弹牙有嚼劲。放的调料也有讲究,眼下东西不全,也不能要求太高。
    肉馅里加了点松子仁,海米。煮的汤中放了点蹄筋儿,笋子,黄花菜。飞快的捏出一个一个肉丸子。放在滚开的汤汁中翻滚。
    最后下点切面进去。
    鲜香的味道很快就弥漫开了。
    做一个面条对苏长歌来说简直就是小菜一碟。几个火同时开着,兼顾几个活儿。游刃有余一点都不显得慌乱。还顺手拿起一个番茄叼在嘴里,双手都忙碌着,生怕咬开皮肉西红柿就会掉下去。所以努力嘬着。
    嗓子里还在哼着不知名的歌。
    莫唯深跟着香味下来看到眼里的就是这样一幅景色。
    嘴角轻轻的上扬。
    终于见苏长歌把汤面都装在碗中,汤汁清爽,肉丸漂浮在上面,低下都是面条,甚至还贴心的配了爽口的小咸菜。
    莫唯深见盘中还有两个红彤彤的西红柿,平常看着没感觉,可是见这人美滋滋的叼在嘴里,就有一种莫名想要欺负的感觉。
    直接从他嘴里拿了这个西红柿。
    苏长歌顿时怒目而视:“你干嘛!”
    莫唯深看着番茄上面有两个浅浅的牙印,一看就舍不得咬。这个举动竟有几分可爱。他咬了一口,肉软清甜。一股醇厚的香味在口腔里绽放,那甜中还带着一点点酸,十分开胃。
    卧槽!苏长歌不敢置信的看着他居然把自己叼半天想没时间下嘴的西红柿吃了。顿时炸了:“你……你要吃的东西在这呢!”说完指着他的面条丸子汤!
    “好吃!”
    苏长歌瞪了他一眼。
    “怎么,我不能吃?”莫唯深挑了一下眉毛!
    苏长歌真想咬他一口,可是看见他帮了自己全家一个大忙又不好直接说什么。只好万分不情愿的说了一句:“能!!!”
    一个小孩儿拳头大的番茄被他三口两口就给吃没了。
    眼见他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嘴唇。苏长歌忙三步并作两步把省下那盘子端起来,护食的留在怀中:“这个是我的中午饭!”说完还指了指那玩面条:“你的在哪儿呢!”
    “你中午就吃这个?”
    “恩!”
    “怎么不吃面条!”
    “冰箱里的面条只够你一个人吃的!”
    莫唯深的目光中闪过一丝意外:“我让人再送来点!”
    “不了,我减肥!”苏长歌坚定的说着。
    “你都已经够瘦了!”莫唯深话音一落,苏长歌的脸色瞬间僵硬了一下。仿佛想到了什么,随机尴尬的道了句:“你吃吧,我回屋了!”仿佛落荒而逃似得离开。
    莫唯深摸了摸嘴唇,真甜。
    阵阵香气又把他的注意力放在了面条上,坐在餐桌前,夹起一个肉丸子咬了一口。他舌尖上立刻传来喜欢的感觉。从咬破肉丸子那一刹那就感觉到了鲜脆的感觉。总觉得这里面放了些什么,那鲜味实在是太过美妙,夹起一根面条。
    从吃了这面条那一刻起,莫唯深就知道,这是他此生吃过最好吃的东西。
    而林家正闹得天翻地覆不可开交。吃饭?哼,那就别提了。
    林卫跪在大厅,周围一片狼藉。
    林家众人看着这个昔日被老爷子指定的继承人如今满脸都是伤。一副倔强的样子,心思各异,有爽快的,有郁闷的。
    “畜生,这就是你们做出来的事情!”林家老爷子今年都七十了,向来身体不错,这么大会儿功夫砸了十几个茶杯绝对是老当益壮。
    林家老爷子看着跪在面前的三儿子和大孙子。心里只有满满的愤怒,他这几个孩子,都不是经商的料子,只有三儿子够狠够阴颇有他当年的风范,渐渐不管餐馆,把大权给了儿子。这孙子也是他看着长大的。对他寄予了非常的厚望。
    却没想到,接连出了这么几次的事儿。绿城人家这个牌子都被取缔了,网上更是闹的沸沸扬扬的。
    僵尸肉什么的他根本不予考虑,做餐馆的降低些成本有什么错。
    但败就败在这个孙子的身上,经理睡服务员能给涨工资调岗?当上面的老板是什么,吃屎的吗?谁给经理这么大的权限,谁又纵容了这件事情的发生。
    “爸,你别生气,林卫还小。这事儿他错了,我已经打了,您别气坏身子!”林卫的爸爸眼睛里闪着泪花,说的话字字情深义切。
    “我没有你这么不孝的儿子,也生不出来这种孙子,从国外学回来乌七八糟的东西把餐厅弄的一团糟。就他妈因为个出来卖的,还把A市所有的大小官员得罪了,出来得罪记者,你脑子里装的都是牛粪吗?”老爷子修身养性十几年。这回实在是气的狠了,都开始说狠话了:“你说,好端端在包间里装什么摄像头!我怎么会有你这么龌蹉的孙子!”这老爷子越说越激动,眼睛里都是愤怒的火焰。
    “爷爷!”
    “啪!”一个打耳光甩了过来,把林卫打蒙了。
    
    第19章 看不透
    
    甩耳光的不是别人,正是林卫的爸爸。
    林父这会儿也气得肝疼,要是现在还不知道是谁在搞的鬼,就白在这商场呆了这么多年了,目光中带着怨恨的看向林卫的二伯。又扫过他的小姑。
    这俩人都别过了视线。
    绿城人家酒店,每天仅仅是A市的几个店就够赚的钵满盆满的。心动眼馋的外人并不在少数。更别提自己人了。
    在场几个人均是心思各异。
    气的老爷子心脏都疼。
    几十年打下来的基业,这会儿全完了。
    都是被这一群不肖子孙弄的!真是家门不幸!
    “畜生,让别人装了摄像头还不知道呢,你一天天养的人是吃干饭的?”林父指桑骂槐。说这话的时候眼睛怨毒的盯着二哥。
    要说他这二哥,别的本事没有。偷鸡摸狗的本事就是三个人也不及他一个。
    林家二伯被他这像毒蛇一样的视线看的心里发毛。正心虚手被不经意的捏了一下。立马回神,对,他现在不能怂。更不能让老爷子看出端倪。
    在A市里的饭馆多如牛毛。绿城人家的厨艺一般,但却短时间之内迅速崛起。几个月之内迅速开了好几家分店,靠的是什么?无非就是权色交易,巴结上面的人。送人,送钱,他想要录下来这一切,将来好攥着三弟的把柄。却没想到录到了这么火爆的事情。算是有意外之喜。可他还没把这件事获取最大利益,居然被一个杂志记者截了胡。
    绿城人家主题餐厅的特殊VIP包间是不对外开放的,做出这种事情就一定是自己人。若是细查就一定会露出马脚。
    刚刚差点被问的额头冒虚汗,他感激的朝着旁边小妹笑了一下。
    这笑容落在林父的眼里,气的睚眦欲裂。小妹看上去一副无公害的样子实际上野心最大。还有二哥在旁边搅和平白毁了他的多年布局。就连好不容易搭上的那几根线,也断的干干净净的。
    真想给他们咬出来,可是自己现在浑身是筛子,哪儿还顾得上别人。
    最让他生气的就是这个逆子,真后悔给他送出国去,这不知天高地厚的性子在加上回来被人捧着。就膨胀城这样!
    要是没有那个贱货也不至于这样!林父的眼睛狠狠的眯起来。不就是一个夜场的少爷么。竟然勾惹出这么多的事儿。真是该死!
    目光中闪过一丝杀意!
    林卫就是个色厉荏苒的纨绔子弟,这会儿见他那无所不能的父亲都是这幅狼狈的模样,顿时懵了。一瞬间成熟了。这前因后果连贯起来,顿时惊的浑身一阵阵的冷汗。
    “爷爷……我错了!我错了……”他跪着哀求着。
    得罪谁也别得罪记者。
    绿城人家这些年做的也不干净,要是被曝光出来,人人都有问题,到时候他就是替罪羊。
    老爷子气的额头上青筋都一跳一跳的。
    必须深呼吸几次才能让他平静下来,宠了多年的大孙子是个蠢货!实在是太让人难以接受了。
    “我知道你们一直以来都有自己的如意算盘,但实现现在林家遭了这么大事儿,你们必须团结起来,不能让别人钻了空子,有了可乘之机!”老爷子沉声的说着。
    “爸,当年你把餐馆直接给了三弟,我们可是什么好处都没捞着,如今他出了这么大的事儿,要我们擦屁股,就算是偏心也不带这么偏的。合着只有三弟是亲生的,我们都是捡来的?”林二伯向来没脑子,囤积多年的怒火更是喷发而出。
    “你……你说什么?”老爷子气的不轻,他年轻时候被人称为暴君从来不缺雷霆手段,叱咤多年,没想到生的孩子一个比一个蠢,都火烧眉毛的时候还在摆弄自己的小算盘。一点大局观都没有,早知道有今日当初就该溺死这个混账东西。
    老爷子的脸色被气的青白,瞪大的眼珠子死死的盯着这个平常他根本看不上的儿子。
    “爸,您别生气!”
    “爷爷,您消消气,身体要紧啊!”林卫跪着上前给他顺气。
    林二伯看见老爷子这样心中也有些虚,但很快就变成了吃醋的怨恨:“本来就是,从小你就偏爱三弟,偏爱林卫,都是一家人我们也不能挑这个理。但是如今他们家出了这么大的事儿,还在这假惺惺的装什么慈孝呢,没得让人恶心的!”
    “二哥你说这话什么意思。摄像头一事怎么出的,你我心知肚明!我顾全着兄弟情义许多事情没有说破,你反倒是咄咄逼人!”林父怒目。
    林卫平常是有些自大,可并不傻,这会儿也听出来了:“二伯你居然干得出这种事情?”
  • 本站所有作品均系网络转载,仅供书友免费预览!版权人如果认为本站转载传播会侵犯您的权益,敬请来信告知,我们将立即删除!我们的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