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双性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abo

都市田园人家 作者:萝卜精(上)(12)

字体:[ ]

    大夫道:“如果你们不差钱的话,针对阿姨这个病,要重新制定以下方案,之前放弃的优选方案还要继续拿出来用!”
    “放心!只要能治好我妈,多少钱我都愿意!”
    “恩!”大夫点了点头。
    不一会儿从苏妈从急诊室推了出来,戴着吸氧面罩。手上挂着吊水,苍白的脸色没有半分血色。
    苏长歌忙抓住苏妈的手:“妈!”
    苏妈仿佛有所感应,手指轻轻的一动。
    苏长歌浑身都有了力气。
    苏爸跟在后面小声跟刘婶儿嘀咕:“我这儿子哪儿来的钱?”别说是上班,就是做小生意一次性刷个百十来万都不容易。再加上他的性取向,总会让他联想到一些不好的事情。
    刘婶儿道:“小少爷会的本事多了。你上次也看了,那谢客宴做的菜,好吃的恨不能让人把舌头吞下去,来的人哪儿一个不是有头有脸的。您呀,别总拿着老眼光看人!小少爷的能耐大着呢!”
    苏爸也点了点头。
    原本的心绪也放开了些。是啊,那样的厨艺,就连他都震惊。连一直在化疗向来没什么胃口的苏妈也没少吃。
    “长歌不知道这厨艺是跟谁学的,不管跟谁学都算是他的造化!经过那谢客宴,算是一炮打响了。可惜我这手里的家底子不多。不然继续租在那,肯定能起来,这孩子是好的,是我们耽误了他!”苏爸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刘婶儿看他沮丧,知道他身体不好:“快别这么说。现在那地方太贵了,有个门市铺子也不能坐地起价啊!咱们这几年辛辛苦苦赚的钱都给房东了。再说小少爷你也看见了,有本事,又孝顺,可别多想了,你们享福的日子在后头呢!您要是身体好啊,就比什么都强。”
    
    第12章 韭菜盒子
    
    这药贵有贵的道理,两针下去,苏妈脸上慢慢的恢复了血色,苏长歌紧紧的抓着她的手,想要透过指尖的温度给她坚持下去的力量。
    大概真的感受到了儿子的心意,过了一会儿缓缓的睁开眼睛,第一眼就看见儿子,嘴角先扬起来一个微笑。
    “我饿了!”她的目光中满是慈爱。
    苏长歌一愣,没想到她醒来的第一句话说的竟是这个,忙道:“那您想吃点什么?”
    “韭菜盒子!多放些肉渣。”苏妈嘱咐着说。
    “恩。”要费好大的力气才能勉强让声音支稳住,心里阵阵酸疼,当年为了找哥哥,发媒体到报纸电台,寻子之路被各种欺骗,原本殷实的家早已经一贫如洗。
    苏妈意外的有了身孕。实在没有钱买好的补品,苏爸就去菜场上买最便宜的肥肉?油渣活馅,做出来的味道香极了。
    她如今满嘴都是苦涩,就想吃这一口。
    苏长歌走之前把父亲叫到一旁:“这张卡里还有二百万,我刚才问过大夫了。要是恢复的好,这些钱就够了。这些年您辛苦了!我想好了,A市又贵空气又不好,等我妈身体好了之后,咱们就回乡。什么也比不上您二老有个好身体。”
    苏爸从小就是个严父,从来没跟儿子说过什么掏心窝子的话。长大后那件事更是炸的他七荤八素。
    好在,孩子长大了。懂事了。
    也不知是什么机缘让他会做菜。连苏家餐馆在他的手里是最能发扬光大的。又怎么能因为自己就耽误儿子的前程:“等你妈这病好了,我们就回去,乡下消费低,也能省出一笔开销出来,你这做菜的手艺要是耽误了实在是可惜!”他眼睛看着儿子,有一肚子的话想说,可是到最后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苏长歌心里已经打定主意,不回他爸,反而笑了:“爸,你还想吃什么?我一并给带过来!”
    这么一说,苏爸才恍然觉得从早上饿到现在,只是这会儿心情复杂实在是没心情吃东西:“啥简单顺手就做什么吧!”
    苏长歌回家的路上,顺手买了一把新鲜的韭菜和猪肉。回到家就开始忙活起来了。
    韭菜盒子中的面很重要。临时没有老面头做引子,只好用最原始的方式来弄,把面加入盐少量的油和温水来回的揉。一直揉出面筋来。
    拿韭菜的时候,苏长歌意念一动,也不知是不是最近一直没有用灵泉,又补回来了。掌心涌起一小股,正好拿来泡这韭菜。反正他算是看出来了,但凡用灵泉泡出来的东西都非常的鲜美好吃。应该是好东西。就是不知道这灵泉到底有没有强身健体的功效,这么一想又弄出一些滴在揉好的面上。这天然的麦子的香味出来,闻着就通体舒畅。
    做这道菜的时候格外上心,这边面揉好了放在旁边要醒上一会。这个空档把冰箱里剩那一小块豆干切碎,跟韭菜一起搅拌均匀。买来上好的五花肉?油,锅子升温迫使肉里的油珠滚出来。眼见那肉变成星星点点的小肉干。肥瘦相宜,捞起来撒上点盐,吃一口又香又脆,偌大一块五花肉最后变出一小坛子的荤油。油渣捞出来拌陷儿,韭菜的鲜味霸道。再遇上肥肉渣。那种鲜味扑面而来。再好的香水也抵不过这个味!
    苏长歌煲了点白粥。
    然后飞快的烙起韭菜盒子来。
    两面抹上油金黄,锅内时不时的发出焦脆的声音。卖相很好。拿出家里的小饭盒装了满满一盒,巴掌大的韭菜盒子足有将近二十个,再加上一小锅白粥。
    足够他们三个人吃了。
    苏长歌刚要出门,想了想,又从泡菜坛子里捞了两块脆黄瓜。这脆黄瓜是他前两天腌的,管邻居大妈要的老盐水加上白醋、白糖和自制的辣椒水泡的。又酸又辣又脆爽。最是下饭,苏长歌尤嫌不足,用水冲了几遍,用油爆了下葱丝辣椒丝姜丝拌这脆皮黄瓜,放了一滴香油撒上了点芝麻。
    苏长歌饶是紧赶慢赶,也出去近一个小时了。
    等再回来的时候,发现之前大夫给安排的小单间变成了多人间。
    苏长歌拎着饭盒,不动声色的皱了一下眉头,还未开口,苏妈忙道:“臭小子,快饿死你妈了!”一句话解了苏长歌的郁闷。
    苏爸小声道:“你妈嫌那单间太贵了。自己要搬过来的。我劝也不听!”儿子有钱了出息了他这当爸的自然开心,可是苏妈说的对,她这个病就是烧钱的,现在老两口都没有来钱的进项。在能省的地方精打细算也能省下不少。
    苏长歌见这个三人间,环境还行,也都有家属陪伴。互相还能说说话。
    这不苏长歌刚一进来隔壁床那热心的大姐就笑说:“你这儿子长得也太帅了。还这么孝顺,多好!”
    苏长歌轻笑了一下,跟陌生人总是有一种距离感。
    苏妈打开饭盒。
    一股鲜香的味道扑鼻而来。带着前所未有的霸道。
    闻着味,那口水都止不住。
    苏妈用手拿起一块给苏爸,跟刘婶儿道:“你也忙一上午了,怪不好意思的!也没顾得上请你吃点什么,正好长歌拿的饭,咱就先垫吧垫吧等过些日子我好了,再请你们两口子到家来吃饭。也尝尝我的手艺!”
    刘婶儿最爱吃韭菜盒子,平常在路边碰见有卖的都要买两个。这会儿闻着味都坐不住了。听这么说。忙笑:“咱都这么多年的交情了还客气个啥。有长歌做的东西我就知足咯,还别说,我们家那个自从上次吃了小少爷做的菜之后,嘴都叼了这几天吃啥都没味!小少爷这水平真不是我说。我活这一把年纪没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话刚说出口,就拿筷子夹了一个往嘴里送。
    夸她儿子,比夸她还高兴呢。苏妈嘴角扬起笑:“哪儿就像你说的这么好,就知道夸他!刘哥要是爱吃的话,一会儿给他包两个回去!”
    说完也咬了一口。
    咔嚓,外皮是酥脆感,里面绵软劲道充满麦香。加上满满一大口馅儿。那滋味!啧……
    豆干吸足了鲜味道,劲道的口感绕在嘴里。韭菜鲜甜到不可思议。没有一丝老叶儿。嚼一口满是汁儿,肉渣更是别提了,香脆香脆的。混合在一起竟是那么和谐。每一口都能吃的满足。
    他们这一吃。满屋子都是韭菜盒子的香味,别床的病人连带家属们齐齐吞了一下口水。
    
    第13章 下酒菜
    
    舌尖上绽放出前所未有的丰富,舍不得一下吃完,可实在是太好吃了根本控制不住自己。
    巴掌大大的韭菜盒子三下五除二就吃完了。迅速去拿第二个。
    就连胃口极差的苏妈这会儿也展现出了惊人的战斗力。不大会儿功夫就消灭了仨。还要再拿却被一个碗拦住了。
    “妈,我还煲了粥和小咸菜,那种油腻腻的东西,您还是少吃点吧!”苏长歌捧着碗。那手圆润修长一点都不比那瓷器差。
    “好!”苏妈难以难舍的放开了那个韭菜盒子。可看他们俩吃的那么急,道:“长歌还带了粥,你们也垫垫肚子!”
    “还是小少爷想的周到,这韭菜盒子是好吃,就想喝上一口粥润润。”这粥温度正适合。喝上一口舒适的感觉一直蔓延到胃里。
    白花花的粥里米中有水,水中有米,每一口都是精华。,每一口都恰到好处。
    上面那一层润润的米油最是养人。喝一口舒服的直叹气。
    连刘婶儿都服了:“这粥咋能做出来这个味!”
    “这算什么,只是有普通的水做的。这要是用山中的甜泉水煮出来的粥,米香味更足。保准能一碗还想一碗!”苏长歌有点怀念当初在皇宫里的日子了。至少啥好东西都不缺,不像现在,缺东少西的,连粥都做不出来他原来那水平。
    回头还真的找个山好水好的地方好好种点绿色无化肥的果蔬。好好给父母做上几顿美味。
    刘婶儿一听他说,口水都抑制不住,半天说了句:“那都是神仙吃的吧!”
    苏爸根本不想搭理这俩人,这粥喝的舒坦。到底是老爷们能吃,一连喝了两碗。才发现旁边还有一碟小黄瓜咸菜。
    咬了一口,发出清脆的声音,光听他咬出那声音就知道有多好吃。苏爸直接递给苏长歌一个空碗,示意他再呈点粥。没想到儿子做个小咸菜都能给人惊喜。
    “没了!”苏长歌都无语了。一砂锅的粥。三个人吃还配上韭菜盒子。按说咋也够了,没想到这粥反倒成了抢手货。
    “啥?”苏爸吃一口脆黄瓜嘴里这滋味足着呢,就想喝口粥就下去,其实也吃的差不多了。可是这脆黄瓜,又香又脆又带酸辣味,就没吃过这么好吃的。这会儿恨铁不成钢的看着苏长歌:“这么好吃的粥咋就不知道多做点呢。”话这么说,但是那满足的表情,让人忍俊不禁。
    苏爸这些年也是开过餐馆的,光这一手他就服了。越是简单的菜越是难做。就像韭菜盒子和白粥,在外面点菜这都登不上大雅之堂。可却让他体会到了前所未有的充实感。他相信。就算没有苏家餐馆,在外面支个摊子专卖韭菜盒子都能赚翻了。
    别床放大姐道:“你们吃啥呢?那么香,还有没有,给我掰一块呗!”她说话都直咽口水。
    这味简直太折磨人了。
    她说出这话自己还挺不好意思的。挺大个人馋别人的饭,还主动管人要,这辈子也没干过这么丢人的事儿,可是真的很香。
  • 本站所有作品均系网络转载,仅供书友免费预览!版权人如果认为本站转载传播会侵犯您的权益,敬请来信告知,我们将立即删除!我们的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